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论合同解除与违约损害赔偿的关系

论合同解除与违约损害赔偿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6日 张金海 点击次数:3704

[摘 要]:
解除合同与请求期待利益赔偿是债权人借以维护自己利益的两个主要手段。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两项制度功能上的差异以及解除的法律效果决定了二者之间并无矛盾,从而可得并用。如果债权人解除合同,应依差额方法计算损害赔偿。反之,在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情况下,只能依替代方法计算损害赔偿。费用补偿是无从依通常标准请求期待利益赔偿时的一种替代措施。在此领域,应辨明两个问题:已提供的对待给付是否属于费用;费用补偿与解除是否仅为并用关系。
[关键词]:
合同解除 期待利益 差额方法 费用补偿

    债务人违约之际,解除合同与请求期待利益的赔偿是债权人借以维护自身利益的两个主要手段: 借助前者,债权人得以摆脱原给付义务关系的束缚; 借助后者,债权人得以实现其通过订立合同所拟取得的利益。[1]如何处理二者的关系对于双方当事人而言利害攸关。对此,《民法通则》及《合同法》均只有简单的规定。[2]在解释论上,对于债权人是可得请求期待利益赔偿还是仅能请求信赖利益赔偿见解不同,[3]而采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可得并用的见解者,对于并用关系的理据多未作细致的说明,对于解除合同时的期待利益计算、与解除权行使相关的选择变更权等具体问题亦未深论。因此,学理上的进一步探讨仍有必要。
 
    一、择一关系抑或并用关系
 
    在合同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关系方面,首要的问题是: 债权人在二者的要件均已具备的情况下,仅能择一加以主张还是可以兼采而并用之。在立法例上,采择一关系立场者屈指可数,而以债法改革前《德国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为代表,[4]采并用关系立场者所在多有。多数国家采并用关系立场以及《德国民法典》对择一关系始采而终弃的事实,已令人有并用关系立场更为合理的直观印象。然则只有在对两种立场作全面考察后,人们方能明了并用关系立场的正当化根据何在,而择一关系立场何以不足取。
 
    (一) 择一关系立场的产生及其历史根源
 
    1.择一关系立场的产生
 
    《德国民法典》的择一关系立场系承袭制定于 1861 年的《德意志普通商法典》。该法第条规定,在买方迟延支付价金且卖方尚未交付货物之时,卖方有三种选择: 请求履行合同并请求赔偿因迟延履行而发生的损害; 为买方考虑将货物转售并请求损害赔偿; 放弃合同,如同该合同未被订立。针对卖方迟延交付,第 355 条亦为买方提供了三种选择: 除请求赔偿因迟延履行而发生的损害之外仍可请求履行; 请求基于不履行的损害赔偿以替代履行; 放弃合同,如同该合同未被订立。这两个条文表明,无论卖方还是买方,如果选择放弃( 解除) 合同则不得请求损害赔偿。该法的立法理由书对此项举措进行了说明,其指出,卖方选择放弃合同表明其将事态视为合同根本未被订立,如同约定了消灭条款(schungsklausel) 。
 
    《德国民法典》原第 325 条、第 326 条分别针对履行不能、履行迟延的情形作出规定,债权人可以因不履行而请求损害赔偿或者解除合同。请求损害赔偿与解除合同之间为严格的择一关系。[5]立法者采纳择一关系立场系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在法律政策层面上,其对于解除合同与请求损害赔偿并用所引发的特别的权利扩展持怀疑态度[6]在学理层面上,其与《德意志普通商法典》的立法者对于解除效力的理解相同,认为解除权与产生于合同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相互排斥,原因在于解除权与履行利益请求权不相协调。债权人利益借助选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7]易言之,损害赔偿请求权与解除权有着不同指向,前者是要将债权人置于双方履行了合同的状态; 而后者则使当事人被置于如同合同未被订立的状态。[8]
 
    2.历史根源
 
    (1)法定解除权制度的发展《德国民法典》关于解除权的规定只有结合其发展史才能得到理解,[9]其关于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择一性的规定亦复如此。罗马法中并无成熟的解除制度,也不存在一般的解除权制度,只是在特定情况下合同可得解除。其中最为重要的情形有二: 适用退货之诉以及当事人约定了附加简约( pactum adiecta) 。前者具有法定解除权的意味,是指在买卖的奴隶、牲畜( 优士丁尼时期扩及至一切物的买卖) 有瑕疵之时,买方可在六个月内主张退还买卖标的并取回价款。具有解除条件的性质而兼有解除权保留色彩的附加简约有三种,即择优解除简约( in diem addictio) 、不满意简约( pactum displicentiae) 与解除约款( lex commissoria) ,此三者均适用于买卖合同。罗马法上一般的解除权制度的阙如迟滞了后世解除制度的建构、发展。14 世纪,“协议应当遵守”( pacta sunt servanda) 信条得到教会法学者的普遍承认,并对民法的发展产生了影响。此后,对一般的单方摆脱合同之权的承认则面临着更大的阻力。[10]此背景下,在德意志地区,1794 年的《普鲁士普通邦法》与年的《奥地利民法典》均在合同解除方面采取了保守立场。比较而言,《德意志普通商法典》第 354 条、第 355 条针对债务人迟延规定了法定解除权已然是个进步,虽然由该法的性质决定此规定仅适用于商事买卖,并且仅限于双方均未履行合同的情形。[11]《德国民法典》将法定解除权的发生与履行不能、履行迟延挂钩,创设了一般的法定解除权,可谓实现了突破。[12]
 
    (2)一般的法定解除权的创设路径与失误
 
    《德意志普通商法典》与《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在创设法定解除权时,均以罗马法的解除约款制度为基础。当事人约定解除约款的目的在于,倘到特定的时间买方仍未支付价金,卖方可取消合同。倘不约定解除约款,卖方只能借助卖物之诉请求买方支付价金或赔偿损失。解除约款的性质为解除条件,但是在买方不支付价金时,合同并非当然消灭,而是卖方享有选择之权: 或者提起卖物之诉,或者主张取消合同并取回已交付的物。[13]世纪的共同法仍持反对一般的法定解除权的立场,同时也沿用罗马法中包括解除约款在内的可导致合同解除的制度。就一般的法定解除权的创设来说,正确的选择是从双务合同的牵连性出发,确认在一方不履行之时,对方亦可不履行。实际上,早在 12 世纪末期,教会法学者即首次确认了建立在双务合同牵连性基础之上的解除权。在主张严肃地做出的允诺均具约束力的同时,他指出对背信者不必守信,从而在允诺的受领人不信守合同之时不遵守允诺在道德上是不可责的。[14]世纪,法国学者 Dumoulin 采纳了 Huguucio 的见解,并自目的因的角度解释何以双方的义务互为条件,从而为法国法建构一般的法定解除权开辟了道路。[15]但在 19 世纪的德意志地区,双务合同牵连性思想发展得并不充分,从而《德意志普通商法典》及《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在建构一般的法定解除权之时,将解除约款当做根据。[16]然而,本来意义上的解除约款是当事人自己约定的,而《德意志普通商法典》及《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对于其所规定的发生解除权的情形拟制当事人约定了解除约款。[17]故此,在解除权人行使解除权时,其效果与解除条件成就相同,合同溯及既往地失去效力,相应地,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基础归于消灭,从而解除与基于不履行的损害赔偿之间是择一关系。[18]
 
    (二) 并用关系的证成
 
    择一关系立场系由于历史原因在创设一般的法定解除权之时倚重拟制的解除约款的结果,缺乏令人信服的理据。至于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并用,则可以从两个角度加以论证。
 
    1.功能角度的论证
 
    归根结底,解除制度与期待利益赔偿制度功能上的差异决定了二者间的并用关系。解除制度的功能在于排除双方当事人的原给付义务、原对待给付义务。债务人不履行之时,债权人对于不再要求其履行、自己也不再提供对待给付享有正当利益; 比如,借助解除,债权人可以通过从事替代交易等方式更为迅速、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在对卖方交付的瑕疵货物尚未支付价款之时,借助解除合同,买方可以不再履行义务而只是满足于请求损害赔偿,从而避免了诉讼之累以及卖方丧失信用的风险。反之,债务人对于维系合同也可能享有正当利益; 比如,债务人为履行或准备履行已经支出了费用,此类费用将因合同解除而被虚掷; 在市场价格下跌的情况下,作为卖方的债务人,其货物贬值的程度可能远远超过瑕疵履行给买方造成的损失。[19]
 
    鉴于此,在平衡双方利益的基础上,法律应认可在债务人的不履行构成重大违约时债权人可以不再接受债务人的履行。同时,基于双务合同存续上的牵连性,或者说给付与对待给付的继续存在的相互依赖性,债权人可以不再提供对待给付。[20]解除对于合同义务的排除只是针对原( 对待) 给付义务而言的,期待利益的赔偿并不因之而受影响。后者的功能在于使债权人处于债务人如约履行了合同的状态,债权人通过订立合同所拟取得的利益借此得到了保障。无论是基于意思说还是基于权利说,都不能否认在排除双方当事人的原( 对待给付义务的情况下,债权人被置于合同得到履行的状态是正当的。解除合同后,债权人可请求期待利益赔偿,只不过计算方法与不解除合同时有别。
 
    2.效果角度的论证
 
    解除与损害赔偿的并用关系尚可从解除效果的角度加以说明。以拟制的解除约款为基础的一般法定解除权制度将解除的法律效果理解为消灭了合同,如同合同未被订立。在解除效果的层面上,此种观点即为直接效果说。
 
    1929年,Heinrich Stoll 改弦更张,提出了迄为德国通说的清算关系说。[21]认为,在当事人间整体的法律关系或者说广义的债务关系的基础上产生了具体的权利义务。具体的权利义务可以改变,债务关系的性质也随之改变。债务关系的性质亦即各请求权的类型或请求权群( Anspruchsgruppen) 是“表现形式”。
 
    作为基础关系的“有机体”则与之相反。解除触及了作为整体的债权有机体,但并未溯及既往地消灭其存在,而是引起了债务关系的改变,或者说债务关系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当事人免于原初的给付义务,同时在持续下去的债权有机体内产生了新的返还请求权。[22]合同仍是新形成的法律关系的基础,解除之后的法律关系并非法定债务关系或适用关于不当得利的规定的债务关系。若采清算关系说,既然解除并未使合同消灭,则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并无排斥性可言。[23]
 
    二、合同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基本问题
 
    (一)解除与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界线
 
    在债务人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成立,并且其不履行构成重大违约从而法定解除权产生之时,债权人借以维护自己利益的举措主要有三: (1) 双方均继续履行合同义务,债权人另就迟延损害等主张赔偿; (2) 双方的原给付义务均被排除,债权人主张损害赔偿; (3) 债权人仍提供对待给付,另请求损害赔偿。[24]
 
    第一种举措即为与给付并存的损害赔偿( 亦称简单的损害赔偿) 。第二种举措系解除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第三种举措为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后两种举措的边界本当是清晰的,但若认可差额说、折衷说,则其区别即不再明了,从而需要辨明。
 
    1.替代说、差额说与折衷说
 
    (1)替代说
 
    替代说( Surrogationstheorie) 是《德国民法典》生效后、折衷说取得主流地位前的通说。
该说认为,在请求基于不履行的损害赔偿( 债法改革后称作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 时,虽然债权人不再享有履行请求权,债务人的对待请求权仍然存在。债权人取得了作为债务人的给付之替代物( 替代说由此得名) 并与债务人的给付等值的损害赔偿,以与债权人仍然负担的对待给付交换( 因此亦称交换说( Austauschtheorie) ) 。[25]另外,如果债权人的义务是支付金钱( 如支付价金) ,可适用关于抵销的法律规定。此时,损害赔偿请求权限于债务人的原给付义务与作为对待给付而负担的金额的差额。[26]替代说的主要理由是: 如此方能尽可能地维系合同的存续( 当然,合同的形式已经改变[27]替代说与差额假定理论相适应。依后者,赔偿应使债权人处于假如债务人不违约所应处于的状态。倘债务人不违约而是如约履行,债权人应履行其对待给付义务。[28]
 
    (2)差额说
 
    《德国民法典》施行当年,差额说( Differenztheorie) 是由 Schller 提出并在两年后为帝国法院所采。[29]依差额说,双务合同的给付义务不能分开处理。债权人主张基于不履行的损害赔偿时,随着其给付请求权的消灭,债务人的对待给付请求权也当然消灭。[30]相应地,合同关系即以总决算的方式加以清算。取代双边的合同给付义务的是单边的债权人的金钱赔偿请求权。该请求权指向的是债权人对于合同履行的利益( 债务人的给付的价值连同可能的结果性利益) 与债权人免于提供的对待给付的价值差额。债权人不再负提供对待给付的义务,在确定盈余时,对待给付与债务人的给付的价值作为非独立的计算项目加以结算。[31]差额说的理由主要是: 基于双务合同的牵连性,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义务应随同债务人的给付义务消灭; 依差额说可以更迅速、简便地清算双务合同。[32]
 
    (3)折衷说
 
    1904年,Kipp 提出了折衷说,主张应由债权人自行选择依替代说还是差额说确定损害赔偿额。[33]该说的优点在于认可了债权人对于仍提供对待给付享有的利益。1919 年,折衷说首度见采于帝国法院,[34]嗣后成为通说。后来,判例对折衷说做了两项修正: 其一,倘债权人已提供对待给付,只能依替代说请求赔偿而不能要求债务人返还,以免与禁止解除与损害赔偿并用的规定相冲突[35]其二,《德国民法典》原第326 条第1 款第2 句规定,如果债权人设定的后续期间经过而债务人未提供给付,债权人可请求基于不履行的损害赔偿或者主张解除合同。在这两种情况下,债权人的履行请求权归于消灭。联邦最高法院采纳了于 1990 年提出的观点,认为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义务此时亦告消灭,从而在给付迟延场合只能适用差额说。[36]
 
    债法改革后,折衷说仍有不少支持者( 但一般不再认可两项修正) 。折衷说的主要理由为双务合同的牵连性,认为在主张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时,由于双方给付义务的牵连关系,承认以第 281 条第 4 款[37]为根据请求损害赔偿具有废弃对待给付义务的效力并无困难。解除制度未因此而被架空,该制度本来的意义在于使债权人能够不取决于债务人的应当归责而废弃合同,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排除给付义务的安全路径。[38].
 
    差额说、折衷说的否弃差额说、折衷说两项见解存有严重缺陷,应予否弃。且不说前者以双务合同的牵连性为由主张对待给付义务必然伴随给付义务消灭系出于误解,[39]后者的两个修正亦难自圆其说,[40]更为重要的是,它们均为立法上缺陷诱发的扭曲见解,都会造成制度安排上的窜乱。
 
    作为债权人的一种选择,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要旨在于债权人不再接受债务人的履行而自己仍履行对待给付义务。其与解除合同并请求损害赔偿是并存的救济方法。若采差额说或折衷说,以差额方法确定损害赔偿,由于双方当事人的原给付义务被排除,实则已解除了合同。故差额说、折衷说在理论层面的弊端是模糊了期待利益赔偿与解除制度的界限。
 
    在实际后果方面,二说亦有其不足: 一则,在明确规定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制度的德国,[41]该种损害赔偿的要件与法定解除权的发生事由相当,[42]从而在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时要求以差额方法计算损害赔偿可以解读为债权人同时行使了解除权,但是倘当事人约定的解除事由的标准高于法定解除事由,则在约定的解除事由尚不具备而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要件已成就时,以差额方法计算损害赔偿会架空解除权约定,不利于债务人; 再则,解除的法律后果包括已提供给付的返还、用益返还、费用补偿等多个方面。若在违约损害赔偿的框架内依差额方法确定赔偿额,债权人会规避解除制度中于己不利的规定。此种规定如《德国民法典》第346 条第3 款。依该款,倘返还债权人对已提供给付的毁损、灭失负责,或损害在返还债权人处仍会发生,则返还债务人的价值补偿义务消灭。
 
    另外,自法律史的角度看,不解除合同而依差额方法确定损害赔偿额向来为旨在克服解除制度的缺陷的做法。共同法时期的法律实务亦存在与差额说相当的举措。比如,在买卖合同等场合,倘不履行可归责于债务人并且债务人尚未履行,则债权人可以以对于受领不再有利益为由拒绝债务人的给付,对待给付义务随之消灭。[43]其时差额说的意义在于,在法律上缺乏一般的法定解除权制度的背景下,借损害赔偿计算方法之名行解除合同之实以保护债权人。《德国民法典》生效后,差额说及折衷说的实质均在于在损害赔偿计算方法的伪装下废止合同,以规避择一关系立场的不利后果: 债权人若请求赔偿,必须提供对待给付; 若不愿提供对待给付或者请求返还已提供的对待给付,只有解除合同而不得请求赔偿。[44]在承认一般的法定解除权并且采纳并用关系立场的背景下,即无必要再认可不解除合同而依差额方法计算损害赔偿额,以致混淆赔偿与解除两项制度的界限。
 
    (二) 选择变更权问题
 
    在债务人的不履行引发解除权之时,债权人面临着多种选择。除上文提及的三种可能性外,债权人尚可仅解除合同而不主张损害赔偿,或者不解除合同亦不主张损害赔偿。[45]究以何种措施为宜,债权人自可详加斟酌。比如,倘债权人自己尚未提供对待给付,并且可借同时履行抗辩权得到充分保护而无遭受值得一提的损害之虞,又不想放弃原给付请求权,即可以选择既不行使解除权也不主张损害赔偿。[46]选择的多样性有利于对债权人的全面保护,同时也给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增加了变数。有鉴于此,有必要探讨与解除权的行使相关的选择变更权( ius variandi) 问题。
 
    1.行使解除权后能否变更选择
 
    解除合同后,债权人可能基于新的利益考虑不再愿意双方的原给付义务消灭,债务关系转为清算关系,而是更倾向于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甚至继续维系双方的原给付义务。行使解除权的债权人是否享有选择变更权的问题因此产生。债法改革前后,德国学界均有人持肯定立场。其认为,只要债务人对于给付义务的消灭尚未产生值得保护的信赖,债权人即可撤回解除表示。[47]自解除权的性质着眼,不应认同此种观点。解除权为形成权的一种,其行使意味着解除权人单方面即可改变其与对方间的法律关系,债务人的保护需求因此而提升,从而债权人应受其解除表示的拘束而不能单方面撤回之。只有达成合意,重新建立提供对待给付的义务,当事人方能将依差额方法计算的损害赔偿转为依替代方法计算的损害赔偿,[48]或者与给付并存的损害赔偿。
 
    2.请求损害赔偿后能否主张解除合同
 
    如果债权人先请求损害赔偿,包括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以及与给付并存的损害赔偿,由于请求权的行使无形成效力,嗣后甚至在起诉之后,其原则上可以再主张解除合同。但是,已经做出的请求赔偿的选择并非在任何情况下均无拘束力。在德国司法实践中,得到承认的受已做出的赔偿请求拘束的情形如: 债务人已提供了债权人所要求的损害赔偿; 债务人与债权人就损害补偿达成了协议( Einverstndnis) ; 债务人已被具有既判力的判决判令进行赔偿。[49]此外,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在债务人对于债权人将不再行使解除权产生了值得保护的信赖时,债权人将不再享有选择变更权。申言之,倘债权人在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时并未保留此后解除合同的权利,而债务人根据债权人的赔偿请求采取了相应措施,比如,为将要取得的对待给付预定存储场所,则债权人不能再主张解除合同。[50]
 
    (三) 解除合同时的损害赔偿计算
 
    1.差额方法的适用
 
    倘债权人通过行使解除权解除了合同,其与债务人均不再履行原给付义务,已提供的给付则须返还。至于期待利益的赔偿,则依差额方法计算,债权人可请求赔偿的是其对待给付的金钱价值与债务人给付的金钱价值之差额。该差额或者是因债权人的对待给付的价值低于给付的价值造成的,或者是债权人将取得的给付投入进一步交易后可以获得的利润。前者如,债权人签订了“合算”的合同,以 1 万元的对价购买了债务人价值 1. 1 万元的动产。解除合同后,债权人可请求赔偿 1 千元。后者如,债权人( 零售商) 从债务人( 批发商) 处购置价值 10 万元的货物,可以充分、确定地证明其将因销售该批货物获得 5 千元的利润。解除合同后,债权人可请求赔偿 5 千元。[51]
 
    2.全部解除、部分解除与损害赔偿
 
    在债务人已经提供了部分给付而就余下的部分发生不履行之时,由于合同可能全部解除或部分解除,相应地,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关系也有所不同。全部解除的前提是,债权人对于债务人已提供的给付不享有利益。至于债权人对于部分给付是否无利益,应以债权人通过订立合同所追求的利益为出发点,考察部分给付的保留能否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债权人的利益。另外也要考虑,倘为部分解除,部分给付与部分对待给付的交换对于债权人而言是否较合同正常履行时不利。[52]比如,债权人与债务人家具商签订了购买起居室设施的合同,具体包括长沙发组件、长沙发茶几与起居室柜子。后来债务人按时交付了长沙发组件与茶几,经催告后仍未交付柜子。假如该三件家具严格配套,从而无法从其他家具商那里购置柜子以为替换,债权人可主张全部解除。[53]此时,双方的原给付义务均告消灭,债权人须将已受领的部分给付返还给债务人,另可依差额方法请求赔偿损失。
 
    倘债权人对于已受领的部分给付并未丧失利益,则其无全部解除之权,而只能主张部分解除。此时,债务人的原给付义务部分地消灭,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也作相应的扣减。如果债权人请求损害赔偿,则计算方法是,先确定债务人消灭的部分原给付的价值,再扣除债权人被扣减的原对待给付的价值。这种做法的实质是就发生障碍的给付与债权人不再提供的对待给付依差额方法确定赔偿额。[54]但是,在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为不可分给付之时,由于无从进行相应的扣减,部分解除无从适用。一般认为,此时应赋予债权人以全部解除之权。[55]比如,债权人与债务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债务到期后,债务人仅支付了部分款项,经催告亦未支付余下的款项。由于交付房屋并移置房屋所有权为不可分给付,债权人可主张全部解除,另外依差额方法请求赔偿。
 
    三、合同解除与徒然支出的费用的补偿
 
    债权人通常会做出自愿的财产牺牲,支出各种费用,比如: 准备履行的费用、为取得对方的履行而支出的费用、为使用取得的标的而支出的费用、为将取得的标的作进一步的投资而支出的费用等。若债务人违约,债权人通常不必担心此类费用会付诸东流,因为在计算期待利益时,费用的支出已经得到了考虑。比如,承揽人为履行合同已支出费用 1 万元,工作完成前定作人违约,承揽人可请求对方赔偿毛期待利益( 1 万元 + 净期待利益) 。不过,由于期待利益难以计算或证明、系争合同非以赢利为目的等因素,期待利益的赔偿有时会面临困难。为免债权人支出的费用虚掷,费用补偿应被确立为一个具有相对独立意义而与通常的期待利益赔偿有别的赔偿方式。[56]在解除与费用补偿的关系方面,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
 
    (一) 已经提供的给付是否属于费用
 
    关于债权人已提供的给付可否当做费用理解,还是仅应其交由解除制度处理,论者见仁见智。《德国民法典》原来并无条文规制费用补偿问题。为济其穷,德国帝国法院在 1913年审理案件时提出了赢利性推定理论。而在该案中,债权人已提供的给付的返还被当做费用补偿问题加以解决,此种做法一直延续至债法改革。债法改革后,新法第 284 条规定:“债权人可以不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而请求偿还其因信赖获得给付而支出并且可以合理地支出的费用,但即使债务人没有违反义务,支出费用的目的也不会达到的除外。”该条对徒劳费用的补偿进行了规制,在解释论上,对于已提供的给付是否属于费用存有歧见。比如,Stoppel 等人认为,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一方面可依解除制度主张返还,另一方面可当做费用请求补偿,二者系择一的竞合关系。其理由有三。其一,债权人出于对取得给付的信赖而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是自愿的财产牺牲,与通常对于费用的理解一致,应属于费用,并且从第 284 条的文义看,并无将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排除在外之意。[57]其二,如果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义务是支付金钱,则根据解除制度主张返还与依据损害赔偿制度请求费用补偿在内容上是同一的。内容的同一性使得在债权人已向债务人支付了约定价款的情况下,缺乏有说服力的理由将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排除在费用之外。其三,如果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义务是提供实物给付,则债权人可借助解除制度主张返还已经交付的物,在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要件成就时,也可主张费用补偿。是主张返还还是请求补偿由债权人根据自己的利益加以选择。如其打算将已经交付的标的另作赢利之用,可以解除合同,如其并无其他使用物的可能性,则可主张费用补偿。[58]
 
    将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纳入费用范畴的观点不应得到支持,基本理由有二。
 
    其一,就民法的制度设计而言,已提供的( 对待) 给付的返还系双务合同原( 对待) 给付义务消灭的必然结果,为解除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为金钱支付之时,若解除合同,可以请求返还,若不解除合同,则可根据情况或者请求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 此时抵销制度可得适用) ,或者维系合同的存续,而就迟延损害等请求赔偿。无论如何,将已支付的金额当做最小损失在费用补偿的框架内加以主张并无意义。倘若债权人的对待给付并非支付金钱,则其可以主张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或者解除合同进而请求返还,在已提供的标的毁损、灭失等情况下方可主张价值补偿。[59]如果债权人可以就已经提供的对待给付请求费用补偿,那么价值补偿方面的设计即被规避,债权人的法律地位会因此而不正当地改善。
 
    其二,将已提供的对待给付当做费用亦系由历史原因造成的。在德国旧法采择一关系立场的背景下,债权人若想就费用( 如居间费用) 获得补偿,不能同时解除合同。债权人既能主张费用补偿又能就已经提供的全部或部分对待给付获得补偿的唯一可能性,在于借助赢利性推定将对待给付当做费用在期待利益赔偿的框架内予以处理。[60]反之,若认可解除与损害赔偿的并用,即无必要将已提供的对待给付当做费用,而是将其交给解除制度处理。
 
    (二) 合同解除与费用补偿的并用关系
 
    通常的期待利益赔偿可与解除并用,只不过是否解除合同影响了计算方法的选择。倘债权人无从依期待利益的通常标准请求赔偿而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请求费用补偿,对于在这种情况下债权人是否必须解除合同,论者见解不同。Ernst 认为,在可以根据替代方法主张损害赔偿的场合,债权人可能对请求费用补偿有需求。若请求费用补偿,债权人仍应提供其对待给付,故费用补偿与合同解除不能并存。比如,双方签订了互易土地的协议,债务人违约后,若债权人仍想交付自己的土地,可以在履行己方义务的同时请求徒劳费用的补偿。[61]另有观点认为,费用补偿与合同解除系并用关系。比如,Otto 指出,在请求费用补偿时,债务人对于债权人的请求权随即消灭。如果已经提供了对待给付,债权人可根据解除的相关规定请求返还。[62]
 
    Ernst 的观点系基于一个简单的推理: 既然费用补偿是取代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而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要求债权人履行义务,则请求费用补偿时债权人亦应履行义务。[63]然而,费用补偿与合同解除的择一关系立场显然不利于债权人。就 Ernst 所举之例而言,倘土地互易合同签订后债权人着眼于对方的给付而支出了费用( 如公证费、土地测量费等) ,其后债务人拒绝履行,债权人一方面提供自己的对待给付,另一方面仅请求就费用给以补偿究竟有何实益? 申言之,作为择一关系立场之基础的概念推理是有缺陷的。作为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代替者,费用补偿与其在价值上并不相等,而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低标准赔偿。不同于债务人的给付,费用补偿与债权人的对待给付不成立对价关系。仅在解除合同的情况下,请求费用补偿才是有意义的。比如,债权人租赁债务人的场地举办演出活动,合同到期后,债务人拒绝履行。倘债权人已支出了广告费及筹办费等,而演出活动将带来的利润又无法证明,则只有解除合同,请求费用补偿方有意义。广告费、筹办费等属于为了将债务人提供的给付作进一步的使用而支出的费用,其补偿与债权人的对待给付非为对价关系,故与解除并用并无障碍。
 
    四、结语
 
    解除旨在排除双方当事人的原给付义务而非消灭整个的合同关系,而期待利益赔偿旨在使债权人处于对方如约履行的状态,故二者之间不存在矛盾,系并用关系而非择一关系。在解除的要件与违约损害赔偿责任均已成立的情况下,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是与解除并主张损害赔偿有别的一种救济方式。若主张前者,应依替代方法而不能依差额方法计算赔偿额,以免借损害赔偿之名行解除合同之实。倘行使解除权,债权人可请求赔偿给付与对待给付的差额。就权利行使而言,解除合同后无从再主张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或与给付并存的损害赔偿,而在已请求损害赔偿的场合,嗣后转而解除合同通常是可行的。在期待利益难以计算、债权人订立合同旨在追求非经济性目的等情况下,债权人可以在解除合同的同时请求徒劳费用的补偿。至于其已提供的对待给付的返还或补偿,属于解除制度而非费用补偿制度的范畴。
 
【注释】
[1] 对于徒然支出的费用的补偿的性质有不同认识,或将其定性为信赖利益( 消极利益) 赔偿,或认其为低标准的期待利益赔偿。无论对其性质如何认识,在期待利益难以计算或债权人订立合同旨在追求非经济利益等场合,费用补偿均是维护债权人利益的主要手段,故本文亦对合同解除与徒然支出的费用的补偿的关系加以探讨。
[2] 《民法通则》第 115 条规定: “合同的变更或者解除,不影响当事人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合同法》第 97 条规定: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 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3] 崔建远教授、韩世远教授主张解除合同的一方可请求期待利益的赔偿。参见崔建远主编: 《合同法》,法律出版社 2010 年版,第 263 页; 韩世远: 《合同法总论》,法律出版社 2011 年版,第 540 页。王利明教授、李永军教授认为解除合同者可得请求的赔偿应为信赖利益赔偿。参见王利明: 《合同法研究》( 第 2 卷)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第306、307 页; 李永军: 《合同法》,法律出版社 2010 年版,第 553 页。
[4] 债法改革前,德国民法学说及法律实务均认可解除合同者可主张完整利益赔偿。参见 Staudinger/Kaiser ( 2001) ,Vorbem zu § § 346ff. ,Rn.127。另外,在德国法系内部,奥地利、希腊均采并用关系立场。参见 Lando & Bealeeds,Principles of European Contract Law: Parts Ⅰ and Ⅱ,Kluwer Law International,2000,p. 364。《瑞士债法典》第 109 条第 2 款规定,解除合同者可以请求赔偿因合同不复存在( Dahinfallen) 而发生的损害,瑞士的判例与学说均将“因合同不复存在而发生的损害”理解为消极利益。参见 Suter,Rechtsnatur und Rechtsfolgen des Vertragsrücktritt im Zusammenhang mit
dem Schuldnerverzug,Schulthess Polygraphischer Verlag AG,1991,S. 94。由此可见,瑞士法对于解除与期待利益的赔偿亦采择一关系立场。
[5] Staudinger / Otto / Schwarze( 2009) ,§ 325,Rn. 3.
[6] HKK / Hattenhauer( 2007) ,§ § 323 - 325,Rn. 52.
[7] Motive zu dem Entwurfe eines Bürgerlichen Gesetzbuches für das Deutsche Reich,Bd. Ⅱ,Verlag von J. Guttentag, 1888,S. 211.
[8] HKK / Hattenhauer( 2007) ,§ § 323 - 325,Rn. 52.
[9] Staudinger / Kaiser( 2001) ,Vorbem zu § § 346ff. ,Rn. 4.
[10] Zimmermann,The Law of Obligations: Roman Foundations of the Civilian Tradi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 p. 538,543,576,800. 协议应当遵守信条起初的含义是,无论其为原本有诉权的协议还是裸体简约,所有协议均具有约束力。在此种含义得到了广泛接受后,该信条的含义有所变化,意味着所有的合同允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遵守。
[11] Staudinger / Kaiser( 2001) ,Vorbem zu § § 346ff. ,Rn. 6.
[12] 《德国民法典》原第 462 条另针对买卖标的物有瑕疵的情形为买方规定了解除权。《德国民法典》生效后,判例尚承认在交易基础丧失及积极侵害债权的程度较为严重时可发生解除权。
[13] Zimmermann,The Law of Obligations: Roman Foundations of the Civilian Tradi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p. 738.由于解除约款等附加简约的成就并不直接导致合同消灭,而是尚须权利人主张,严格而言,其与后世的解除条件并不一致。因此,有些论者不称其为解除条件,而是称其为附停止条件的废止合同( 解除约定) ( aufschiebend bedingter Aufhebungsvertrag ( Auflsungsabrede) 。参见 Staudinger/Kaiser( 2001) ,Vorbem zu § § 346ff. ,Rn. 4。另有学者称其为解除性的随意条件 ( auflsende Potestativbedingung) ,即在当事人约定解除约款时,合同有双重解除条件,其一是债务人陷于迟延( 真正条件) ,其二是债权人主张废止合同( 随意条件) 。参见 Huber,Leistungsstrungen,Bd.Ⅱ,J. C. B. Mohr,1999,S.222。
[14] HKK / Hattenhauer( 2007) ,§ § 323 - 325,Rn. 18.
[15] 法国民法典》第 1184 条第 1 款规定: “双务契约中,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其义务之情形,均视为订有解除条件( condition résolutoire) ”。Harst 指出,该款使用解除条件一词是不适当的,容易引起误解,让人以为解除权的根据是解除约款。实际上,立法者采用该词只是将其当作帮助理解的手段( Verstndnishilfe) ,以表明在当事人未作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合同也可以解除。法国法中作为解除基础的仍是双务合同牵连性思想,而非拟制的解除约款,从而合同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并用并无障碍。多马( 1625 -1696) 在《自然秩序中的民法》一书中即已明确肯定了二者的并用。参见 Harst, Rücktritt und Schadensersatz,S. 130ff; 另参见 Leser,Der Rücktritt vom Vertrag,S. 9。Leser,Der Rücktritt vom Vertrag,S. 6.
[16] Leser,Der Rücktritt vom Vertrag,S. 6.
[17] Harst,Rücktritt und Schadensersatz,S. 90.
[18] Zimmermann,The Law of Obligations: Roman Foundations of the Civilian Tradi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p. 802.
[19] Peel,The Law of Contract,12th ed. ,Sweet & Maxwell,2007,pp. 856,857.
[20] Staudinger / Otto( 2001) ,Einleitung zu § § 320ff. ,Rn. 12.
[21] 在清算说提出之前,尚有人提出了间接效果说( 抗辩权发生说) 、折衷说。前者认为,合同解除的效果是,就已经提供的给付产生了新的返还请求权,而就尚未履行的给付义务产生了延期的抗辩权。折衷说介于直接效果说、间接效果说之间,认为解除使尚未履行的合同义务向后( ex nunc) 消灭,合同义务如已履行,则产生返还请求权。此二说影响较小,且均未致力于解决合同解除与履行利益赔偿的关系问题。
[22] Suter,Rechtsnatur und Rechtsfolgen des Vertragsrücktritt im Zusammenhang mit dem Schuldnerverzug,Schulthess Polygraphischer Verlag AG,1991,S. 34ff.
[23] Stoll 只是主张合同解除与信赖利益可以并存。但是既然合同未被消灭,请求期待利益赔偿也是成立的。因此,清算关系说后来被用于解释解除与期待利益赔偿的并存。
[24] 理论上尚有第四种可能,即债务人履行原给付义务并赔偿损失,债权人不再履行原对待给付义务而以金钱代之,但此种举措未在立法例上得到认可,因其赋予了债权人以过于优越的法律地位。
[25] Huber,Leistungsstrungen,Bd. Ⅱ,J. C. B. Mohr,1999,S. 181.
[26] Looschelders,Schuldrecht: Allgemeiner Teil,7. Aufl. ,Carl Heymanns Verlag,2009,S. 231.
[27] MünchKommBGB / Emmerich( 2001) ,§ 325,Rn. 60.
[28] Kaiser,Die Rückabwicklung gegenseitiger Vertrge wegen Nicht und Schlechterfüllung nach BGB,J. C. B. Mohr, 2000,S. 90.
[29] 差额说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与《德国商法典》第 376 条第 2 款的规定有关。根据该款的规定,就定期商事行为来说,如果货物有交易所价格或市场价格,损害赔偿的计算原则上以差额为准。参见 MünchKommBGB/ Emmerich ( 2001) ,§ 325,Rn.58。
[30] Huber,Leistungsstrungen,Bd. Ⅱ,J. C. B. Mohr,1999,S. 180.
[31] Kaiser,Die Rückabwicklung gegenseitiger Vertrge wegen Nicht und Schlechterfüllung nach BGB,S. 88.
[32] MünchKommBGB / Emmerich( 2001) ,§ 325,Rn. 61.
[33] HHK / Schermaier( 2007) ,§ § 280 - 285,Rn. 76. 不过 Emmerich 等论者对于折衷说的表述是,合同原则上应根据差额说加以清算,但至少在债权人对于提供对待给付有正当利益的情况下,可要求依替代说加以处理。参见Emmerich,Das Recht der Leistungsstrungen,S. 203。在术语使用上,有人亦将差额说称为严格的差额说,而将折衷说,尤其是经过判例修正的折衷说称作弱化的差额说或限制的差额说。
[34] Leser,Der Rücktritt vom Vertrag,S. 127.
[35] Emmerich,Das Recht der Leistungsstrungen,6.Auflage,Verlag C. H. Beck oHG,2005,S. 203.
[36] Kaiser,Die Rückabwicklung gegenseitiger Vertrge wegen Nicht und Schlechterfüllung nach BGB,S. 94.
[37] 该款规定: “一旦债权人已请求损害赔偿以代替给付,给付请求权即被排除。” [38]
[39] Staudinger / Otto / Schwarze( 2009) ,§ 325,Rn. 31.
[40]如前文所言,基于双务合同的牵连性,在债务人不履行给付义务之时,法律上的安排应当是给债权人以选择之权,而非僵硬地令对待给付义务一同消灭,而此属于解除制度的范畴。[41]就第一项修正来说,判例认为,已提供的对待给付的返还属解除制度处理的问题,债权人未提供的对待给付的消灭则可在赔偿制度的范畴内处理。此观点拆解了解除制度,对已提供与未提供的对待给付作不同评价并无适切的理由。就第二项修正来说,判例因为规制迟延履行的法条中有( 债权人的) 履行请求权归于消灭的字样而认为债务人的对待请求权此际亦必然消灭,亦系出于对双务合同牵连性的误解,且将此种结果限于迟延履行也无令人信服的理由。
[42]就我国来说,由于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作为一种救济手段在法律上无相应规定且未受到充分关注,倘认可在不解除合同之时可依差额方法计算损害赔偿,会有更大的隐患,即不具备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的要件时,债权人也可轻易摆脱合同关系的拘束。
[43]《德国民法典》第281 -283 条、第323 -324、326 条分别针对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与解除合同规定了大致相同的要件。主要的差异在于: 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以债务人有过错为前提( 德国法对于违约损害赔偿采过错原则) 而解除则否; 对于相对定期行为有无需设定期间即发生解除权的规定( 第 323 条第 2 款 2 项) ,而在替代给付的损害赔偿部分则无相应规定。参见 Staudinger/Otto/Schwarze( 2009) ,§ 325,Rn. 13。
[43]aiser,Die Rückabwicklung gegenseitiger Vertrge wegen Nicht und Schlechterfüllung nach BGB,S. 22.
[44]HKK / Hattenhauer( 2007) ,§ § 323 - 325,Rn. 60,88.
[45] MünchKommBGB / Ernst( 2007) ,§ 325,Rn. 5ff.
[46] Gsell,Das Verhltnis von Rücktritt und Schadensersatz,JZ 2004,643,646.
[47] Staudinger / Otto / Schwarze( 2009) ,§ 325,Rn. 26.
[48] MünchKommBGB / Ernst( 2007) ,§ 325,Rn. 23.
[49] Gsell,Das Verhltnis von Rücktritt und Schadensersatz,JZ 2004,643,648.
[50] Staudinger / Otto / Schwarze( 2009) ,§ 325,Rn. 20,21.
[51] 债权人可请求赔偿的期待利益既可能是对待给付与给付的金钱价值差额,也可能是将债务人提供的给付投入进一步交易后获得的利润。差额方法一词并非准确的用词,其字面含义仅与前一种情况相对应。
[52] MünchKommBGB / Ernst( 2007) ,§ 323,Rn. 203.
[53] Looschelders,Schuldrecht: Allgemeiner Teil,Carl Heymanns Verlag,7. Aufl. ,2009,S. 218.
[54] Staudinger / Otto / Schwarze( 2009) ,§ 325,Rn. 46.
[55] Erman / Westermann( 2004) ,§ 323,Rn. 26.
[56] 在费用补偿的路径上有信赖利益( 除费用外,信赖利益一般还包括债权人所放弃的与第三人从事的交易) 理论与赢利性推定理论之别。前者在英美法中居于支配地位,认为债权人可选择请求期待利益的赔偿,以使自己处于合同未订立的状态。信赖利益理论与当事人订立合同所追求的目的不符,另在损害、致害行为的界定与因果关系问题上有难以圆融自洽之弊。赢利性推定理论是德国债法改革前的通说,认为在债务人不违约之时,债权人支出的费用通常会被赚回,故费用应被当做期待利益的项目加以赔偿。赢利性推定理论的主要缺陷是无法适用于不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合同。本文采“修正的赢利性推定理论”,认为费用补偿仍属期待利益范畴的事项,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低标准赔偿,在费用得到补偿的途径与以何者抵偿费用方面应作宽泛的理解。
[57] Stoppel,Der Dersatz frustrierter Aufwendungen nach § 284 BGB,Dissertation,Uni Kln,2003,S. 63,64.
[58] Stoppel,Der Dersatz frustrierter Aufwendungen nach § 284 BGB,S. 66.
[59] 如《德国民法典》第 346 条第 2 款规定,在根据所取得的利益的性质不能交还或返还、返还债务人已将所受领的标的作消费或让与等处理、所受领的标的已毁损或灭失等情况下,返还债务人应给予价值补偿,以替代交还或返还。
[60] Huber / Faust,Schuldrechtsmodernisierung,Verlag C. H. Beck München,2002,S. 163.
[61] MünchKommBGB / Ernst( 2007) ,§ 284,Rn. 6.
[62] Staudinger / Otto( 2009) ,§ 284,Rn. 47.
[63] Unholz,Der Ersatz”frustrierter Aufwendungen“ unter besonderer Beruücksichtigung des § 284 BGB,Dunker &Humblot GmbH,2004,S. 195.

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2年第4期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何抒然

上一条: 论我国合同解除后的期待利益保护

下一条: 论物权性强制性规范与债权合同的效力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