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私法书评   >   《债务的世界——美国破产法史》——破产法研究的史诗之作

《债务的世界——美国破产法史》——破产法研究的史诗之作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4日 李建伟 许敏 点击次数:3649

    《债务的世界——美国破产法史》一书以公共选择理论中的利益集团理论为基础,以破产相关利益主体政治博弈带来的破产法律制度变化为主线,宏观地展示了美国破产法律制度产生、适用、发展、变革的历史,于透彻理解美国破产文化具有重大的指引和参考价值 。

     破产,可谓是一种特殊的经济状态,于此意义上,债务人的全部资产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或存在清偿困难;破产,亦指代一种法律程序,处于破产状态的债务人倾其所有,自愿或强制地经历一系列程序,概括性地解决与所有债权人及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其核心在于破产程序完成后债务人的免责,无需就无法清偿的债务继续承担清偿责任。


                                                         破产立法的使命
  在大多数情况下,处于破产状态的债务人的全部资产不足以清偿其全部债务,将有限的破产财产公平、公正、高效地分配给众多的债权人即是破产立法的使命。不同的债权在到期时间、效力等级上存在差异,为公平高效地清偿债务,破产法律必须对这些债权进行选择取舍,决定分配的先后秩序。然则取舍的标准何在,立法者究竟站在债务人、债权人抑或监管者的立场来选择标准?立法文化的差异以及立法过程中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博弈,使得不同法域的立法者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美国破产法在世界上别具特色。与其他法域相比,其最大特色在于:破产并非是债务人终结其法律生命的最后一搏,而是浴火重生的开始。就公司而言,破产不在于解散公司而免除其债务。作为公司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破产程序意在使公司进行结构调整、改善其财务状况以便更好地清偿其全部债务。就个人而言,破产意在保护债务人的正常生活不因负债过多而无法继续,并通过相应的激励机制促使债务人将来偿还债务。
  显然,美国破产法的这一“重生”理念既非天生,亦非一蹴而就,其今日之破产法,乃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破产立法的反复博弈之成果。在这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立法博弈过程中,债务人、亲债务人的利益集团、债权人、债权人的利益代言人、投资银行、破产律师、证券交易委员会、破产法官、持自由价值的议员、持保守价值的议员、民粹主义者、破产法律学者等政治力量此消彼长,用各自的方式书写了破产法律制度的嬗变更替与分分合合。



                                                         立法背后的博弈
  破产法在美国地位独特,历史悠久。世界上除了美国之外,可能没有一个国家对破产法如此情有独钟了。而这一切又深深根植于美国的历史与文化之中。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有一种独特的“平衡之美”。这种美在立法之中一直都有所体现,因为立法实际上是各个利益集团的讨价还价。
  纵观美国破产立法的发展历程,无疑看到的是一幅破产利益集团的政治斗争史。不同的社会阶层力量为从制度变革中受益,结盟分化成各种利益集团,通过选取合适的代表在立法过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促使立法朝着有利于己派利益的方向发展,并在立法未能满足自己利益时通过司法层面的制度创设曲线式地达到目的。利益集团之间的政治博弈使得法律制度充分反映了相关利益主体的利益,尽最大可能地在各方利益之间达到平衡,并推动立法随着时代发展及各方力量对比的变化而不断发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反观我国的破产立法,如果说历史的发展存在一根主线,那么我国破产立法历史的背后主线就是国企改革。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破产立法酝酿到八十年代中期的《企业破产法(试行)》的青涩出台,行政主导的模式一以贯之,一切服从于国有企业改革这一主线,除了作为债务人的国有企业利益得到维护外,破产程序中的其他相关利益主体于此程序过程中的声音完全被屏蔽,更遑论其利益得到重视或者有力保护。
  长期以来,破产是作为一种行政垄断的配额,分配给无力继续经营的国有企业,目的仅仅在于免除国有企业破产后仍无法清偿的大量债务。一味的单向保护、暂时的妥协以及缺乏长远的公平正义心,最终的苦果将是剧烈反弹的市场性惩罚:导致社会不公平,有碍经济的正常发展等。所幸,此后以挽救破产企业以及公平分配破产财产为目标的立法理念,最终在相当程度上达到共识,2006年8月27日获得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大致贯彻了这一理念与思路。然则,与破产制度密切相关的各方利益主体声音的缺失使得诸如自然人破产、个人独资企业破产等问题在企业破产法中未见踪迹,破产重整程序也因过于原则而存在操作困难。
  企业破产法在性格上更类似于美国1978年的《破产法典》,尤其是在破产管理人、清偿自动中止、破产重整方案、债权人会议、优先权、撤销权等制度安排上更形类似。然则,没有利益主体的制衡、法院在破产重整方案上自由裁量权行使的无力、在不同的破产文化下,这一套具有外来性格的制度能否生根发芽,发展之路在何方仍需要在理论和实践上不断的探索。需要注意的是,对任何法域法律制度的借鉴如仅局限在制度层面会导致法律移植的水土不服。只有在真正理解该法域的法律文化、立法背景、司法适用等问题并进行切实有效对比的情形下,法律移植才有真正的价值。
  于此背景下,小戴维·A·斯基尔教授的这本关于美国破产法律制度的史诗性专著——《债务的世界——美国破产法史》,为我们深入了解美国破产法律制度提供了独特的视角。鉴于破产法在美国政治、经济生活中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很多读者会发现一部美国破产法的历史就是一部美国政治史。该书以公共选择理论中的利益集团理论为基础,以破产相关利益主体政治博弈带来的破产法律制度变化为主线,宏观地展示了美国破产法律制度产生、适用、发展、变革的历史,于透彻理解美国破产文化具有重大的指引和参考价值。
  而译者赵炳昊博士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主攻公司法、破产法的学历背景以及在美国破产律师界累积经年的职业经历与经验,则无疑为本书的精准传神的翻译提供了最好的专业保障。感谢译者带有学术感情式的认真负责,他的这番努力无疑更便利中国读者更好地理解斯基尔教授于本书倾注的知识与思想。

来源:法制日报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吴小曼

上一条: 基本法的功能性与开放性及其启示——《联邦德国宪法纲要》读后

下一条: 法眼观世相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