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对婚姻中“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的探析

对婚姻中“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的探析


发布时间:2010年4月18日 谷满满 点击次数:3752

[摘 要]:
现实生活中“第三者”介入婚姻关系,影响家庭稳定的现象日益显著,人们在追求个性解放的时候,在行使自由权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对婚姻中无过错方的侵权和伤害呢?有必要对第三者破坏婚姻关系的侵权行为给予一定的法律制裁,以保障受害者合法权益。但是在追究第三者侵权责任问题上也面临很多难点,这就要建立一种完善的制度对这种侵权行为进行规制。
[关键词]:
配偶权 精神损害赔偿 举证责任

据2006年某省信访数据统计,配偶有外遇在各类婚姻家庭问题的咨询中占到44.2%。
海淀区法院统计:2009年1月到10月受理的2764件离婚诉讼中,60%是因第三者介入而导致婚姻破裂。
32名深受“第三者”困扰的妻子,联合发起了湖南省首个“反第三者联盟”。联盟成立时有32名成员,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已经发展到300多名了。
从以上三个数据中得知,第三者侵害婚姻家庭的气焰日趋嚣张,第三者插足成为离婚的首要原因,但是我国婚姻法没有关于追究第三者的法律责任的规定,而单纯的靠道德约束和舆论谴责达不到保护合法婚姻关系的目的,因此有必要制定完善的法制,惩罚破坏婚姻关系的第三者。但是许多学者认为,第三者概念难以界定,而且它属于道德的范畴,法律不应当过多干预,而且建立第三者侵权损害赔偿制度面临很多的困难。笔者认为,首先应该认识到第三者侵害婚姻家庭的现实危害性,为这种赔偿制度的设立寻求法律依据。其次应该认清这种制度设立中面临的困难,最后应该解决这些困难,完善我国的婚姻法。而不能因为困难多就放任侵害婚姻关系的行为,而不对合法婚姻提供救济,否则这将是婚姻法的欠缺,是我国法律设立的无奈。
一,第三者破坏婚姻家庭的现实危害性
“第三者”介入破坏婚姻关系,正干扰着我们正常的家庭生活与稳定的社会环境,带来很严重的社会后果:
首先,“第三者”是对我国婚姻法一夫一妻制度的破坏和挑战。一夫一妻制建立一种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有利于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但是由于第三者的介入,使得原来稳定的人际关系网被打破,不利于社会稳定性,而且造成极坏的影响力。
其次,因“第三者”插足婚姻家庭引发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刑事案件在我国呈上升趋势。第三者对受害人的思想产生很大的冲击,以至于采取过激的行为,使得社会恶性事件增多,情杀报复的案件层出不穷。
最后,因“第三者”插足婚姻家庭导致家庭的破裂, 使下一代无法健康成长, 青少年犯罪率逐年上升。
二,第三者赔偿的法律依据
第三者介入婚姻家庭中,破坏原有的婚姻关系,是一种侵权行为,但是,第三者究竟侵害的是什么权利呢?这就要研究第三者侵权的法理依据。
首先, 从权利保护看,“第三者”的行为侵害了受害者的配偶权。人身权是同债权和物权一样的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权益,“第三者”介入婚姻家庭使配偶一方违反了夫妻双方应该相互忠诚的义务, 给另一方配偶带来损害,“在其权利归属受到侵害时,权利人应享有排除侵害或请求损害赔偿的权利。”[1] 第三者所侵害的是合法婚姻关系的配偶权,具有伦理性和专属性,一旦遭到侵害,不可补救和弥补。所以对“第三者”的惩罚应是法律所承担的责任,而不仅仅是依靠道德约束和舆论谴责来解决。
然而,关于配偶权,我国婚姻法中和人格权中没有明确的规定,学说中也没有定论,通说认为它是指夫妻之间互为配偶的身份权,表明夫妻之间互为配偶的身份利益,由权利人专属支配,其他任何人均不得侵犯。[2]配偶权是基于合法婚姻关系而专属于夫妻双方之间身份上的权利,具有支配性、专属性的一种绝对权。它不仅规定了夫妻间的权利义务,约束夫妻的行为,而且还保障着婚姻生活的健康发展以及婚姻生活的安定和谐。配偶权是一种身份权,所以对配偶权的侵害也主要是精神上的伤害,被害人可通过受损权利性质请求救济。
其次,从权利性质看,权利是一种受法律上保护的利益,由“特定利益”和“法律上之力”两个要素构成。[3]法律应该为合法的权利提供救济,如果夫妻之间的权利遭受第三者的侵害而不对第三者进行惩罚,不将配偶权加于法律之上,就会成为没有诉权没有救济的权利,任何权利的实现都需要有法律上的明确规定和保障才能实现,否则这就不是权利。配偶权是合法有效的身份权,在其受到侵害的时候,法律应该为这个权利提供救济,才是对合法婚姻关系的维护。正像椰林在《为权利而斗争》中所说的“不管是国民的权利,还是个人的权利,大凡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准备着去主张权利。作为个人权利保障的法律,如果不能为个人权利遭受侵害时提供保护和救济,那么我们的法,还有何用?!“斗争是法永远的天职”。[4]
再次,婚姻是一种伦理性契约,它关系到家庭的和睦,社会道德风化和社会秩序的稳定。当“第三者”侵害稳定的婚姻关系时,法律应当规定对“第三者”的惩罚,才有利于维护婚姻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婚姻家庭关系。对于“第三者”的惩罚,不仅涉及到金钱的赔偿,更重要的是“诉讼这一结果给予原告比用金钱赔偿更无限大的东西,即对故意的权利侵害给以道德上的满足。”[5]
最后,第三者侵权行为符合侵权行为法的构成要件,因此婚姻当事人有权向其提起赔偿请求。第三者破坏合法的婚姻关系,给合法婚姻当事人造成精神和人格权上的严重侵害,这种损害是由于第三者的有过错行为引起的,因此受害者有权向第三者提出侵权损害赔偿。
三,惩罚第三者的必要性
针对以上分析得知,第三者破坏合法的婚姻关系,违反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违反公序良俗,产生很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单纯的靠道德约束难以达到预防和惩戒的作用,也不利于保护受害者利益,因此有必要通过法律途径对第三者侵权进行惩罚。
首先,我国婚姻法立法有欠缺,不利于保护无过错一方的权利
婚姻法中完全无过错离婚制度的建立以及故意侵害配偶权补救方面的立法空白减轻甚至取消了配偶或第三者侵害配偶权的法律责任。[6]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中确立了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 但这显然不足以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更不能有效地制裁破坏他人婚姻家庭关系的“第三者”。在没有惩戒的威吓下,第三者会有恃无恐,因为道德约束和道德评价在改变人们行为上缺乏直接强制力,正是由于道德调整的无力和社会谴责力度的疲软,导致目前通奸、姘居、重婚等侵害配偶权的现象泛滥。为此, 《婚姻法》应尽快确认“第三者”侵害配偶权的侵权责任, 通过这种立法保护, 弥补受害人的损失,安慰其心灵创伤,更好地保护受害配偶的合法权益。使婚姻家庭关系不受非法干涉。
其次,追究第三者的侵权责任,是完善我国身份权侵权民事责任的需要。
我国《民法通则》从总体上确认了配偶身份权的存在,却没有配置侵权民事责任,我国《婚姻法》第46 条规定了过错离婚损害赔偿制度,但这一规定局限于过错方配偶的侵权责任,对第三者的侵权责任没作任何规定。[7]欠缺法律保护的权利到底是立法的漏洞还是对这种权利的不重视呢?这种欠缺不更为第三者行为提供法律辩解吗?法无明文禁止即为许可,而且道德要求的自律并不能完全阻止人们有违公序良俗的行为。因此设立第三者侵权损害赔偿极其必要。
最后,净化社会风气,保护合法婚姻关系的需要。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追求自由和权利的觉悟升高,但是道德约束和伦理规范却逐渐流失,责任感和名誉也都不再受重视,这使得第三者破坏婚姻关系的行为日益泛滥,成为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这种畸形的婚姻关系危害十分显著,但是却没有法律来保护,不能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救济。这不是立法的失败吗?另外如果有健全的法律惩治手段对这种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进行惩罚,产生法律威慑效果,严厉惩罚这种不法行为,对净化社会风气就会产生良好的作用。
四,建立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面临的困难
任何一种制度的建立,都会引起赞同和反对相互对峙的情形。建立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也是支持者与反对者各持己见。我们不能忽视每一方的意见,关键就在于斟酌利弊,判断这种制度的设立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而不能因畏惧制度的瑕疵而放弃法治的完善。
首先,第三者只是一种社会现象,概念模糊不清, 而且第三者责任不是笼统的责任制度, 如果对第三者责任进行制度设计, 则必须对第三者进行严格的界定和限制。难以界定第三者概念,诉讼时就无法对其身份进行定位,难以追究其责任。
其次,并不是所有破坏他人婚姻家庭关系的第三者都要承担法律责任。日本民法的解释“与夫妻一方发生不正当关系的第三者,限于故意或过失、诱惑等,不问是否是自然的爱情,均对作为他方配偶的夫或妻的权利构成侵害,其行为具有违法性,对他方配偶精神上的痛苦有支付慰抚金的义务”。而且符合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是要存在故意或过失的主观要件,第三者也有的是受蒙骗,是受害者,他不存在故意过失的情形下成为第三者如何追究其责任,而且也有一种情形是合法婚姻当事人如何证明第三者存在故意和过失,也是司法实务中难以解决的问题。
再次,承担离婚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只能是过错配偶,不能包括插足破坏他人婚姻的第三者。因为“离婚及离婚过错赔偿是配偶之间的纠纷,解决的是配偶之间民事身份及民事责任问题。第三者不是离婚诉讼的当事人,离婚损害赔偿和干扰婚姻关系的侵权责任是两个不同法律问题,不宜将对第三者的赔偿请求权和民事责任规定进来。”
再次,如果第三者侵入婚姻家庭关系,导致夫妻感情恶化,但是最后侵害者也没有和受侵害者的配偶在一起,如何追究侵害人的侵权责任。也是实践中也是很难操作。
再其次,设立第三者侵权赔偿的目的是保护合法婚姻关系,通过法律评价否定第三者破坏婚姻关系的行为,如果不能弥补破碎的婚姻,利用惩罚证明法律不赞同,给与受害者一定的抚慰,但是建立这种制度能否真的达到这种目的值得怀疑。
再其次,追究第三者侵权责任采取的是过错责任原则,但是取证过程中又会出现很多问题,即如何保证取证手段不违法。司法实践中,受害配偶证明“第三者”是否有侵害其配偶权的行为,难度很大,如果法律再要求受害配偶证明 “第三者”主观是否存在故意,更是困难。另外,受害配偶和“第三者”之间信息不对称,受害配偶难以承担证明“第三者”存在主观故意的举证责任。面对收集证据方面面对的困难,受害配偶就会采取过激的行为,采取非法手段调取证据,这又会侵犯第三者的隐私权,引发更深的矛盾。
最后,第三者介入破坏原有的婚姻关系,对受害者产生严重伤害,最主要的是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但是我国精神损害的象征性,达不到预期效果,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限度和范围如何把握。
五,设立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的立法完善
立法的目的在于对权利的保护,而且要达到保护权利的目的。在建立第三者侵权赔偿制度的时候,不能忽视以上面临的困难,就要从法律上对其进行完善。
首先,加强对配偶权的保护。配偶权作为夫妻双方之间的身份权是客观存在的, 任何法律都不应当加以回避。在立法上, 应该赋予婚姻家庭受害方向第三者主张权利,提起侵权之诉使其所受之损害得到补偿。鉴于配偶权侵权急需法律调整的现状, 完善婚姻法中规定的配偶权保护制度非常必要, 以便从根本上改变现行婚姻法中对配偶权保护的缺失。
其次,第三者侵害配偶权的行为是侵权行为,应该确定过错推定的原则追究其侵权责任,以避免受害方采取违法行为取证引起的新冲突。
再次,第三者应当是承担离婚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 应作为共同侵权人而负连带责任。第三者侵犯配偶权的行为,与过错配偶方的侵权行为相结合,产生同一个损害后果。这符合共同侵权行为的成立要件,根据《民法通则》第130条“2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第三者理应有责任赔偿无过错配偶方的损失。
最后,应当追究第三者的精神损害赔偿。正如台湾学者王泽鉴先生所指出的:“与有配偶者通奸而造成财产上损害者,实属不多,纵或有之,赔偿数额亦甚微小,故若不使受害人请求相当之慰抚金,则加害人几乎不负任何赔偿责任,实不足保护被害人”。[8]
                             总结
第三者破坏合法婚姻关系的现象日益加剧,对其进行法律规制势在必行。在婚姻法中建立第三者责任制度不仅是实践的需要, 也是理论上行为人对其行为负责的要求。我国的婚姻法制度需要完善配偶权制度,对受侵害的配偶提供法律救济,对于净化社会风气,惩治不合法的畸形婚姻关系也是必要的。


注释:
【1】朱柏松. 论不法侵害他人债权之效力(上) [J ] . 载台湾.法学丛刊. 第145 期. 145. 转自王利明. 民商法研究 [C] (第3 辑) .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01. 777.
【2】杨立新,《侵权法论》下册,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822页。
【3】梁慧星. 民法总论[M] .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04. 69.
【4】【5】 [ 德] 耶林. 为权利而斗争 [M] . 胡宝海译, 北京: 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 1.
【6】王治英:第三者侵害婚姻家庭的法律责任,中共青岛市党校,2005年第三期
【7】张晓远.离婚过错赔偿的若干问题探讨[ 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3,(6):241.
【8】肖乾,第三者插足侵害配偶权的法律保护,法制与经济.法治视角,2007年10期
【9】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一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年版,第279 页

参考文献:
【1】杨立新,《侵权法论》下册,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2】王治英:第三者侵害婚姻家庭的法律责任,中共青岛市党校,2005年第三期
【3】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一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年版
【4】杨光,以法律惩罚第三者的立法价值评价,当代法学,2005年第五期
【5】钟发霞,婚姻关系中第三者的法律责任立法探析,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06年12月
【6】李馨雨,论婚姻关系中第三者的法律责任,法制天地,2007年第四期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周璐

上一条: 从“北京艺术区拆迁风波”看城市房屋征收有关法律问题

下一条: “完善中国商业秘密保护制度”专题研讨会(二)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