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罗马法根源:动物损害之诉

罗马法根源:动物损害之诉


涉及情形的扩大及其客观责任标准的相应扩展
发布时间:2008年5月12日 Dott. Massimiliano Vinci 著 陈晓敏 翻 点击次数:3129

 

动物导致的损害(民法典第2052条);

罗马法根源:动物损害之诉(D.9,1)涉及情形的扩大及其客观责任标准的相应扩展

  

 

     2052条:动物导致的损害——动物的所有权人或在利用动物期间对其进行管理之人,无论动物是在其保管下,还是遗失或逃走,均应当对动物所致损害承担责任,除非证明损害是意外事件所致。

 

1、诉讼内容:动物导致的损害作为合同外责任的特殊情形。

2、该诉讼被告的识别和解读:1)所有权人;2)使用人(非技术意义上的,而是扩展到所有使用人,也包括与动物存在利用关系的债务人,例如承租人,借用人等实际使用人);当第三人与动物不存在利用关系,仅限于“(…)保管、照顾、管领或者持有”(最高法院20.11.1977 n.522判决),而不是“(…)照管人被认为对该动物享有专有管领的权能和义务”(最高法院15.04.1959 n.1115判决)并因此“(…)需要极度谨慎以避免对第三人的损害”(最高法院03.08.1962, n. 2329判决) .的情形,由所有权人承担责任。

3、适用这一规定与控制能力无关:1)照管;2)遗失或逃逸;

4、责任标准:客观责任,但意外事件免责(类似持有人的看管责任)。1865年民法典第1154条:动物的所有权人或在利用动物期间对其进行管理之人,无论动物是在其保管下,还是遗失或逃走,均应当对动物所致损害承担责任。未明确规定意外事件这一要件。

5、意外事件的限定:理论一致认为,应当这一事件在动物管领范围之外,并且非源于动物的本性但是,因雷声导致的难以驾驭也不属于意外事件:那么,意外事件和使主人或使用人免责的空间事实上就不存在。

     适用范围:判例中仅适用于家畜;理论认为,鉴于民法典未对此特别规定,应当也适用于野生动物或猛兽。         诉讼内容(D.9,1标题:如果证实四足动物导致损害):相对安奎利亚责任(D.9,2)一般诉讼的特殊规定:历史原因和不同归责标准。

 

1D.9,1,1 pr.(乌尔比安,《告示评注》第18卷)如果四足动物被主张实施了牲畜损害,诉权来自十二表法。该法规定,要么给付那个造成损害的,即那个实施了损害的动物;要么提供所造成损害的估计价值。

2、被告:(责任)排他的归于动物主人(只对所有权人dominus才给予动物损害投偿)。D.9,1,5 (阿勒芬, 《学说汇纂》第2)当马倌与一匹马在马厩里,马嗅一头骡子;骡子踢了马倌并造成后者一只腿骨折。马倌问,他能否因骡子引起了损害起诉其主人。回答是他可以。

3、对动物自发损害行为与人的干预作为媒介引起损害行为的区分D.9,1,1,4-5因此,如同塞尔维所写到的,在四足动物的野性被激发造成损害的情况下,发生这一诉权。例如,爱踢的马踢了人的情况;或爱攻击的牛用角攻击了人的情况;或过分野性的母骡致人损害的情况。而如果由于地面不平、或由于赶骡人的过错、或在超过正常驮载的情况下,四足动物翻倒所负载的货物在某人身上,不适用这一诉权,而应提起不法侵害之诉。5、但即使一只被人带领的狗因其侵略性逃走了,并造成了损害,(有必要区分):如果他人本能够坚决制止,或者在此情形本不应当那样行为,将不产生此诉讼的情形,可起诉狗的持有人。

     归责标准的改变:客观责任(动物损害之诉);过错(安奎利亚法之诉)。

     动物损害之诉的适用范围:限于家畜(指那些能够请求返还的动物这些动物即使逃逸,其上的所有权也不丧失);该诉不适用于野生动物:D.9,1,9(…)此诉不适用于野生动物因其天生的野性;因此,如果某人照管的一只熊逃跑了并带来了损失,其主人不能作为被告,因为从野生动物逃跑时,他就不再是所有权人。并且,基于这一理由,即使我杀了这只熊,它的躯体也是我的。

     野生动物引起损害的责任问题概述 所有权人 国家/地区:  art. 2043.适用的偏离。

 

此文是马西米利亚诺·芬奇博士于2008427日参加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国农村土地法律制度研究中心主办的“农村土地立法问题: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国际研讨会期间,受邀举办的讲座主要内容。著作权已授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国农村土地法律制度研究中心”,任何转载及引证需注明“中国私法网”,并首先取得本中心授权。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商艳冬

上一条: 动物导致损害的罗马法根源

下一条: 物权法中“习惯”的法经济学研究

Dott. Massimiliano Vinci 著 陈晓敏 翻:罗马法根源:动物损害之诉

05-12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