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论私法与市民社会

论私法与市民社会


发布时间:2004年12月1日 王利民 点击次数:2991

[摘 要]:
私法特定的调整对象决定了它与社会的本质联系, 即私法不仅决定市民社会关系本身, 而且决定整个人类社会关系的价值取向。概言之, 构成社会之人, 在社会中无非扮演两种角色并对外发生两种性质不同的社会关系: 一是市民社会角色并直接与其他市民成员发生的市民社会关系, 二是政治社会角色并通过国家中介而与他人发生的政治社会关系。就政治社会关系与市民社会关系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而言, 政治社会关系是为市民社会关系的需要而存在的, 其存在的价值不过是为了更有效地保护并促进市民社会关系的有序发展而不是相反或其它。因此, 政治社会关系必须避免自己的过度膨胀与扩张并由此产生的对市民社会关系的限制和剥夺, 从而为自己与市民社会关系正确定位。
[关键词]:
私法 市民社会 政治社会

 
    社会的本质是人的生存方式, 也就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存在方式, 而法律作为社会关系的调整器, 正是确定社会关系的一种行为模式。其中, 以市民社会即私人社会关系为调整对象的私法, 不仅对人类最基础的市民社会关系具有决定意义, 而且也决定着建立在市民社会关系基础之上的政治社会关系的基本价值选择, 处于一个国家法律体系的核心地位, 在社会生活中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
 
    私法是从罗马法发展来的与公法相对应的一个法律概念。虽然对法律的公法与私法划分颇受学界争议或批评, 特别是我国法学界曾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将这一划分与意识形态相联系并根本否定私法的存在, 但从整个法律或法学的发展上, 法律的公、私划分及私法的概念, 仍然得到了普遍的承认。对法律的公法与私法的划分是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的贡献。《法学阶梯》接受这一概念和划分, 指出:“公法涉及罗马帝国的政体, 私法则涉及个人利益。”〔1〕虽然罗马法包括公法与私法, 但罗马法中最发达的是私法, 以至私法成为后世罗马法的代名词。尽管现代社会人们对私法内涵的认识不同于罗马法并有各种不同的学说〔2〕,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 那就是以市民和市民社会关系为调整对象的民法属于私法, 私法与市民和市民社会两个概念是有最密切关系的。对私法的理解, 必须首先从市民和市民社会开始。市民的一般含义即城市公民, 也就是居住于城市的本国公民或自然人。作为语源意义上的罗马法的市民, 是指具有罗马市民资格的人, 也就是享有市私法规定的各项权利的自由人。由于罗马法和近代私法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市民法”的原始含义, 所以市民法上的市民不再被限于和界定为“市民”, 从而在私法上被一般意义的“人”所取代。“在法律上, 人是指这样的单位和实体, 他们在特定的法律制度中具有法律上的人格, 是法律关系的主体或法律权利的享有者, 他们有权行使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 并受法律义务和责任的约束。每一种法律制度都要规定何种个人、团体或实体被作为法律上的人。”〔3〕私法上所谓的人, 是抽象意义的权利义务主体, 即在平等法律关系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当事人。也就是说, 私法上的人, 在外延上不同于生物学意义的人, 而是一种抽象意义上的人格, 是一般人格的代名词。作为一般人格的人, 包括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社会实体。“这一概念的内涵是: 依其本质属性, 有能力在给定的各种可能性的范围内, 自主地和负责地决定他的存在和关系, 为自己设定目标并对自己的行为加以限制”〔4〕。
 
    然而, 不论是市民还是一般意义的人或者具体的私法人格, 其共同的法律本质是“私人”, 即以追求私人利益为目的的人。市民社会是以私人利益为出发点和归宿的社会。所谓的私人利益, 实际上是一种生存利益, 即作为社会主体存在所不可或缺的利益, 而对于主体不可或缺的利益无疑在人身和财产两个方面, 亦即一定的人身利益和财产利益。这两种利益的需求和满足是私人得以存续的不可缺少的社会要素,而私人利益的需求和满足程度则决定了私人的存续及其状态, 社会及其管理者即国家或政治社会存在的根本目的和合理价值, 就在于能够最大限度地有序满足私人利益的需要, 私法就是国家或政治社会为有效调整和合理满足私人利益需要所确定的行为规范。“私法规范的范围, 在许多方面牵涉到人类的生活, 如人格权的保护, 行为能力与民事责任的规定, 所有权与其他物权的规定, 契约之成立、变更与消灭, 损害赔偿的义务, 亲属关系, 继承等等均规定于民法中, 他如有关票据、公司、海商、保险、著作权、工业财产权及劳工法等, 则于私法的特别法中规定。”〔5〕也就是说, 私法涉及市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私法上的市民或私人, 则在私法的规范下, 以追求私人利益为根本, 以人格尊严和财产拥有为基础, 以自由意志和利益交换为手段, 构成自己的生存状态。因此, 私法及其整个规范体系的构筑, 必须以确认私人的人格和财产存在为前提, 以保护和实现私人利益为目的, 以承认私人的行为自由为条件, 从而构筑私人或市民的法律生活方式。
 
    可见, 作为社会成员的人, 在社会中无非扮演两种社会角色并对外发生两种不同的社会关系: 一是市民社会角色并直接与其他市民成员发生的关系, 二是政治社会角色并通过国家中介而与他人发生的关系。对于后者, 是一种体现国家意志的社会关系, 也就是为实现一定社会公共利益目的而发生的社会关系, 即有国家参与的政治社会或政治国家关系, 这一关系为公法所调整。对于前者, 是一种个人在市民社会中根据自己的意志与他人发生的社会关系, 即纯粹的市民社会关系, 这种社会关系为私法所调整, 是私法的调整对象。在公法与私法的关系上,“基于对个人自由权利的保障, 应遵循‘有疑义时为自由’的原则, 以私法为优先, 其主要理由系个人乃自己事务的最佳判断者及照顾者, 选择的自由有助于促进社会进步及经济发展。‘政府’必须保障私法制度能有发挥其功能的条件,并排除契约自由的滥用。‘政府’为更高的价值或公益而为强制或干预时, 应有正当理由, 乃属当然”〔6〕。也就是说, 就政治社会关系与市民社会关系之间的关系而言,政治社会关系并不是为国家或政治社会本身而存在的, 它是为市民社会关系的需要而存在的, 其存在的价值不过是为了更为有效地维护、保障和促进市民社会关系的有序发展而不是相反或其它。因此, 政治社会关系必须避免自己的过度膨胀与扩张并由此产生的对市民社会关系的限制和剥夺, 从而为自己与市民社会关系正确定位。
 
    由市民社会的生存状态所决定, 市民主体必然进入并产生人身和财产两个方面的社会关系, 而这一以私人利益为目的的社会关系, 是一种最基础性的社会关系, 对市民社会的生活至关重要, 实际上是决定社会存在和发展的一种最重要的社会关系。换言之, 市民社会关系表现的是一种人类生活方式, 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也就必然发生和存在, 而政治社会关系则不然, 它只是人类社会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 是市民社会为自身需要的一种创造。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一文在继承黑格尔关于市民社会概念中将市民社会看作是私人利益体系的合理因素的同时, 虽然重视在生产和交往中发展起来的社会组织的作用, 但是却批判了黑格尔关于市民社会依附于国家的观点①, 认为国家以市民社会为基础,指出:“政治国家没有家庭的天然基础和市民社会的人为基础就不可能存在。它们是国家的condito sinequa non (必要条件)。但是在黑格尔那里条件变成了被制约的东西, 规定其他东西的东西变成了被规定的东西, 产生其他东西的东西变成了它的产品的产品。”〔7〕这一经典论证说明, 以市民社会关系为调整对象的私法, 必然在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中占有基本法的重要地位。
 
    进而, 我们需要在揭示市民概念的基础上进一步解读市民社会的概念。市民社会和市民一样, 作为一般概念可能有各种特指的不同语义, 但这里只能作为一个私法概念来理解。黑格尔认为:“在市民社会中, 每个人都以自身为目的, 其他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虚无。但是, 如果他不同别人发生关系, 他就不能达到他的全部目的, 因此,其他人便成为特殊的人达到目的的手段。但是特殊目的通过同他人的关系就取得了普遍性的形式, 并且在满足他人福利的同时, 满足自己。”〔8〕黑格尔关于市民社会的认识, 虽然有其局限性, 但是其关于市民社会的私人利益性、市民社会的普遍联系性和市民社会的相互制约性的认识, 仍然是对市民社会的一般性价值判断。就社会而言, 其一般含义是以共同的物质生产活动为基础而相互联系的人类生活共同体。市民社会作为人类生活共同体的一种, 是市民或私人即私法主体以人格独立和财产私有为基础而在追求和实现私人利益过程中形成的与一定的物质和文化条件相适应的社会关系, 即一定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它与用来表示国家和政治关系的“政治社会”相对。市民社会即市民之间的社会关系, 私法就是关于市民社会关系即一定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法。市民及其利益的社会化和法律化就是市民社会和市民法。
 
    市民社会体现在交换领域, 即商品经济社会, 表现为一定的市场交换关系,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 市民社会的主体即私人, 也就是作为一般私法主体或民事主体的自然人或法人; 所谓私人利益目的, 也就是私法关系主体的自身利益, 它或者表现为作为个人的私人利益, 或者表现为作为组织或部门的本位利益, 它们都直接归属于特定的私法主体, 而不是一种泛社会利益或公共利益。换言之, 承认市民社会的基础意义在于承认个人或部门的独立法律地位及其自身利益的存在和价值, 从而在这一社会机制下促进社会的发展。这与我国的整个改革措施与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所以, 作为市场经济关系中的市民社会虽然以承认私有制为基础, 但它并不与公有制相对立, 公有制或国有财产所有权只要能够合理落实具体的权利主体并确定有具体的利益目标, 其仍然是实现市民社会利益需要的财产权方式。对此, 有人指出:“社会主义市民社会, 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 因此, 财产权不完全是私的财产权, 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也有国有企业, 社会主义主要是国有企业加农村的土地集体所有, 但这不妨碍社会主义的个人与法人成为市民, 因为他们都可以享有独立的财产权。”〔9〕
 
    笔者认为, 市民社会和市民的本质相联系, 决定了市民社会的基本特征: 第一,私人及其利益的存在是市民社会的基础。没有私人及私人利益, 也就不存在市民社会。在一个不承认或不完全承认私人利益的社会里, 同样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市民社会和调整市民社会关系的私法。与此同时, 市民社会又使私人及其利益社会化,从而成为需要法律调整并具有法律意义的社会存在。第二, 私人利益的需求和满足是市民社会的目的。可以说, 市民社会是以利己主义为本质的社会关系, 市民社会关系是在追求私人利益过程中形成的以私人利益为本位的社会关系。在市民社会中, 私人利益的需求和满足是进一步推动市民社会不断发展和进步的根本动力。第三, 对价交换是市民社会的运行方式。市民社会本身就意味着作为其成员的市民不是封闭的个体而是处于交换关系中的行为人。市民的人格价值和私人利益正是在这种交换关系中才得以法律地表现。私法之私人利益, 实质是对价交换关系中的利益, 没有对价交换关系也就无所谓私人利益。第四, 平等和自由是市民社会的存在前提。市民社会是一种自私自利的私人社会。自私自利的对价交换决定其每一个成员都有自主决定个人行为和支配个人利益的基本需求, 从而必须允许其主观任意地、不受他人干涉和政治社会束缚地使用和处分自己的市民权利。所以, 平等和自由, 是市民社会的本质需要, 是市民社会的存在前提, 政治社会必须确认和保障市民社会平等并充分给予市民社会以自由的行为空间, 这是判断一个政治社会价值的标准。政治社会不能成为凌驾于市民社会之上的强暴工具。
 
参考文献
 
〔1〕查士丁尼. 法学总论〔M 〕.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9. 5- 6.
〔2〕史尚宽. 民法总论〔M 〕.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0; 王泽鉴. 民法总则〔M 〕.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12- 13.
〔3〕牛津法律大词典〔M 〕.北京: 光明日报出版社, 1988. 690.
 〔4〕卡尔·拉伦茨. 德国民法通论: 上册〔M 〕.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3. 45-46.
〔5〕黄立. 民法总则〔M 〕.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2. 13- 14.
〔6〕王泽鉴. 民法总则〔M 〕.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15.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1卷〔M 〕.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56. 252.
〔8〕黑格尔. 法哲学原理〔M 〕.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61. 197.
〔9〕刘士国.论民法是市民社会的一般私法〔J 〕. 法学杂志, 1999,(6).
 
①黑格尔认为:“市民社会是处在家庭和国家之间的差别的阶段, 虽然它的形成比国家晚。其实, 作为差别的阶段,它必须以国家为前提, 而为了巩固地存在, 它也必须有一个国家作为独立的东西在它面前。”(见黑格尔:《法哲学原理》, 范扬、张企泰译, 商务印书馆1961 年版, 第197 页。)
 
 
作者简介 王利民(1959- )  男 吉林梅河口人 博士生 教授 主要从事民商法研究

来源: 社会科学辑刊2004年第4期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李中亮

上一条: 楼花按揭的若干法律问题探讨

下一条: 环境观念的变迁和物权制度的重构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