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法边走笔   >   萨维尼《当代罗马法体系》(第一卷)译后记

萨维尼《当代罗马法体系》(第一卷)译后记


发布时间:2010年1月19日 朱虎 点击次数:2432

本著作的翻译最初起源于我与刘智慧教授合作翻译完成萨维尼的另一部经典著作《论占有》之后,迄今已三年有余。其间,心性一直沉湎于一种寂寥、沉静甚至有些自我虐待的氛围之中,情绪始终徘徊于痛苦、踟蹰、恍然与深思之间而阴晴不定,我曾不断地想象工作最终完成之后,我会有何等的欢欣;在翻译之初,我期待这本著作能够极大地充盈我彼时已有些贫瘠的精神状态,为此我曾经感慨“我这一生可能要奉献给萨维尼了”,同时却又有一种“萨维尼要奉献给我这一生了”的狂妄;我也曾计划为这本著作写作一个评介性前言。但当本书校对完成之后,我却陷入了一种无话可说的失言状态。
我一时无法找到我这种状态的原因,直到我看到了萨维尼在《政治与现代立法》之中所摘录的荷尔德林《许佩里翁》散文诗片段:
理想将是自然所曾是,如果这棵树的下端已经枯萎,剥蚀,而清新的顶端仍高标特立,在太阳的光辉下吐绿,犹如曾在青春岁月的树干;理想就是自然所曾是。在这一理想上神性焕发出青春,卓异者彼此相识,他们是一,因为一在他们之中,从此,从这些人起,世界开始生命的第二纪元。[1][1]
萨维尼和荷尔德林的一个相同之处是认为,世界经由“卓异者”而开始摆脱枯萎状态的“生命的第二纪元”。他们所处的情境,他们所秉持的心境,他们所徜徉于其中的精神境界,又岂是我这样的“平凡者”一时所能体会从而心有同感?!又何须我为本著作写作一个前言而“貂尾续狗”?!既如此,何不待这部“卓异者”的著作“花香待人识”?心念至此,反而豁然至释然。
但虽然如此,我仍有些不甘,私下揣测,也许“卓异者”不能作为一个体概念,而应作为一群体概念,经由诸多“平凡者”谦卑的阅读、理解、思考和论辩达到近似“卓异者”个体的层次。因此,在此想法的支配下,我基于对萨维尼的理解撰写了我的博士论文,主题就是对萨维尼法律关系理论的研究。这个研究成果很快就要出版了,在这里也做一个小小的广告,期望我这个“平凡者”的研究能够对上述状态的形成有些微的助益。我内心中也非常希望我的《当代罗马法体系》多卷本的翻译计划能够有机会尽快完成!
在翻译研究过程中,我也每每感受到自我知识储备的极大局限,但幸而有诸多师友的鼓励和帮助。感谢江平教授自我读博士以来对我的诸多帮助、鼓励和指导,他的青睐时时让我愧疚于心,希望本译著的出版能够为他的八十华诞献上一份小小的贺礼。感谢王泽鉴教授的鼓励,他提携后进的慷慨赞扬让我诚惶诚恐。感谢我的博士生导师龙卫球教授,他的理想和对理想的不离不弃让我始终感怀于心,他的教导始终让我体会着一个法律人的应有境界。感谢我的博士后合作导师王利明教授,他的勤勉、鼓励和指导始终让我不敢稍有松懈,他的谦和更让我时刻感受到法律人的人格魅力。感谢德国汉堡马普所的Zimmermann教授慷慨地同意为我进一步研究和翻译萨维尼著作提供学习的机会。感谢通过各种方式帮助和鼓励我的所有老师,为避免这篇译后记最终成为一个长长的名单列举,请原谅我无法在这里一一提及您们的名讳,但这绝非意味着我的忘恩!
感谢中国政法大学的陈汉博士、远在意大利求学的汪洋先生对本著作中拉丁文翻译的帮助,感谢远在法国求学的梁笑准先生对本著作中法文翻译的帮助,感谢在德国奥斯纳布吕克求学的张红博士为本译作所写的推介,感谢中国政法大学徐同远先生对本译作一稿的审校。感谢“新法学”读书小组的诸位成员们让我在漫长的求学过程中不会感到长久的孤寂。感谢所有在我学术之途中愿意与我对话的朋友们。
感谢为本书出版付出巨大努力的周林刚先生和戴蕊女士。周林刚先生在本译作的清样上所写出的诸多细致的修改意见让我不得不挑灯夜战,逼迫我表达清晰,他绝非仅仅是本译作的编辑,更是本译作的共同对话者。戴蕊女士以她编辑般的细致审校本译作和照顾我的生活,对她,我只能借用歌德在《浮士德》第二部的结束所吟咏的诗句:“永恒之女性,引我们上升。”
感谢所有爱我和帮助我的人们,感谢您们!我将怀着永恒的感恩和无尽的谦卑而幸福地生活。
最后,我以我自译的歌德的一首小诗作为结束吧:
 
Gefunden                 偶得
 
Ich ging im Walde            信步林幽路,
So für mich hin,            独游漫前行。
Und nichts zu suchen,       无求身外事,
Das war mein Sinn.           但望心内静。
 
Im Schatten sah ich          寒荫目偶顾,
Ein Blümchen stehn,         雏花立亭亭
Wie Sterne leuchtend,        星烁冥中天,
Wie Äuglein schön.           眸耀亮晶莹。
 
Ich wollt es brechen,        欲撷芳菲去,
Da sagt’ es fein:           俏花泣悲声。
Soll ich zum Welken,         哪堪香魂散,
Gebrochen sein?              一朝任凋零。
 
Ich grub's mit allen         挽袖入掘土,
Den Würzeln aus,            取花连根茎。
Zum Garten trug ich's        携丽秀房舍,
Am hübschen Haus.           捧娇俏园庭。
 
Und pflanzt es wieder        婀娜植新处,
Am stillen Ort;              清境喧哗宁。
Nun zweigt es immer          枝繁叶簇簇,
Und blüht so fort.          花开锦绣明。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周晓辉

上一条: 民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的地位

下一条: 关于发送“黄色段子”与停止手机通信问题的思考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