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法边走笔   >   西原春夫教授对中日刑法学术交流的开拓与贡献

西原春夫教授对中日刑法学术交流的开拓与贡献


发布时间:2018年7月21日 陈兴良 点击次数:427

  2018年是日本著名刑法学家西原春夫教授的90大寿之年。在中国文化传统中,90岁寿辰称为卒寿。大家熟悉的有70古稀寿,这里的古稀来自俗语“人生七十古来稀”。
而70岁以后,77岁称为喜寿、80岁称为伞寿、88岁称为米寿、90岁称为卒寿,均来自对文字的拆解:喜字的草书似“七十七”,故77岁称喜寿;伞字的草体形似“八十”,故80岁称伞寿;米字拆开好似“八十八”,故88岁称米寿;卒字同“卆”,拆开是九和十,故90岁称卒寿。
 
  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庆贺西原春夫教授的90岁卒寿,别具一番意味,它代表了中国刑法学者对西原春夫教授的崇敬之心。
 
  西原春夫教授是最早与中国刑法学界交往的日本学者,促成了中日两国刑法学界长达30多年的学术交流,由此推动了中国刑法的理论发展和知识转型。
 
  西原春夫教授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与中国建立了友好关系:1988年开始与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合作开展中日刑事法学术交流活动,后来移师北京继续举办中日刑事法研讨会,与我的导师高铭暄教授以及马克昌教授等中国老一辈刑法学家一见如故,成为真挚的朋友。
 
  在中日两国老一辈刑法学者的共同努力下,中日刑法学术交流活动顺利开展,并建立了双向的、制度化的交流管道,为中国学者打开了了解日本刑法理论的窗户,对于了解和学习日本刑法理论起到了重要作用。
 
  作为高铭暄教授的学生,我参加了2001年在北京举办的和2002年在武汉举办的两次中日刑事法研讨会,并就过失犯罪和共同犯罪这两个专题作了发言,与日本学者共同探讨,对于我个人来说受益颇丰。
 
  可以说,西原春夫教授是中日刑法学术交流的开拓者。进入21世纪以后,中日刑法交流在年青一代学者的主导下继续开展,并且日益频繁。虽然西原春夫教授年事已高,但仍然对中日刑法交流予以高度关注。
 
  2007年我和张明楷教授访问日本东京大学,商谈中日刑法交流事宜,西原春夫教授独自驾车到酒店,专门宴请我们,表达了对中日刑法交流活动开展的殷切之心,令人感动。
 
  更值得敬佩的是,2017年9月,中日刑法研讨会在中国江苏无锡召开,西原春夫教授以年近九旬的高龄,风尘仆仆从东京赶赴南京,在东南大学法学院举办讲座以后,又赶赴无锡参加会议,并在研讨会上作了发言。
 
  这一切都表明了西原春夫教授对中国的友好之心,对中日刑法交流的殷切之情。
 
  中国刑法理论从一片废墟中浴火重生,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国策,同时也离不开高铭暄、马克昌等中国老一辈刑法学者筚路蓝缕的艰辛,并且不能忘记像西原春夫教授这样的国际友人的无私贡献。
 
  因此,在中日刑法交流的历史上,我们应当铭记西原春夫教授的功绩。
 
  在西原春夫教授的大力倡导下,中日刑法学术交流以多种形式和多种途径向前推进,从而使中国学者和学生获益。
 
  1994年7月1日,在西原春夫教授的推动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建立了日本成文堂文库,成文堂捐献了大量日文法律书籍,为中国学者和学子从事刑法理论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学术资源。对当时学术对外开放的大门刚刚打开不久的中国法学界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更值得一提的是,西原春夫教授还为中国学者和学子赴日留学创造了契机。1991年,西原春夫教授就任“安田和风纪念亚洲青少年交流基金”运营委员会委员长,该基金以发放奖学金的方式资助了23名中国青年刑法学者到日本各大学进行为期两年的访问留学,这些留学后回国的学者已经成为中国刑法学界的中坚力量,在各个高校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例如,本书主编于改之教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为中日刑法学术交流默默贡献着一己之力。
 
  记得2008年3月,曾经在于改之教授当时任教的山东大学法学院召开了西原春夫教授刑法理论研讨会,以此庆贺西原春夫教授80岁寿辰。在我的记忆中,这是中国刑法学界首次为一位外国刑法学家召开理论研讨会并庆贺寿辰,这也充分说明了西原春夫教授在中国的特殊地位。
 
  这次会议后,研讨会的论文于2009年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书名是《刑法与道德的视界交融:西原春夫刑法理论研讨》,于改之教授也是该书的主编之一,另一位主编是时任山东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的周长军教授。
 
  我也参加了这次盛会,并撰写了研究西原春夫教授关于犯罪构成要件理论的学术论文,还在研讨会上发言,与日本学者进行交流。
 
  时隔10年之后,又迎来了西原春夫教授90大寿,于改之教授和顾肖荣教授共同在上海主办学术研讨会,庆贺西原春夫教授的卒寿,并再次编辑论文集。
 
  收入本书的论文作者主要是中国刑法学界的年轻学者,其中大部分是受惠于安田和风纪念亚洲青少年交流基金资助曾经到日本留学的学者。
 
  于改之教授邀我为本书写序,我义不容辞。这不仅是因为西原春夫教授与我的导师高铭暄教授之间有着深厚的情谊,而且从事刑法理论研究以来,我本人从西原春夫教授的中日刑法交流活动中受益颇多。
 
  尤其是,拙著《刑法知识的转型(学术史)》一书受到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资助即将在日本出版,江溯博士和戴波博士为出版事宜赴日,西原春夫教授对此事十分重视,帮助与日本成文堂交涉,并慨然应允为拙著撰写序言,还主动提出担任拙著日文版的监修者,为拙著日文版在日本的顺利出版贡献良多。作为一名学界晚辈,对于西原春夫教授的提携深受感动。
 
  值此西原春夫教授90华诞之际,我期望西原春夫教授健康长寿,学术之树常青,继续为中日刑法交流作出贡献。
 
  是为序。
 
  2018年1月27日
 
  谨识于海南三亚领海寓所
 
 

来源:爱思想网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刘凌月

上一条: 司法为民的“深情”应当依法表达

下一条: 公序良俗与民法的人伦底线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