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之比较

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之比较


发布时间:2006年1月30日 丁叶妮 点击次数:2508

   

    一、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的涵义

    自然债务(Naturobligation)系学术上之用语,非法律上之概念。1对于自然债务的涵义,学界阐述不一。有学者认为,“所谓自然债务,系指债权人有债权,而请求权已不完整,债权人请求给付时,债务人得拒绝给付;但如债务人为给付时,债权人得基于权利而受领,并非不当得利,债务人不得请求返还。”2也有学者认为,自然债务又称无责任债务,即有债务而无责任。所谓无责任,就是指虽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但债务人不受清偿其债务的法律强制约束。这种债务是否得以履行,完全根据债务人的意思而定,债务人不履行时,债权人不得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债务人自愿履行时,履行有效,且清偿后债务人不得请求债权人返还。3这两种阐述从不同角度说明了自然债务的涵义。

    自然债务依其效力之强弱可分为“效力较强的自然债务”与“效力较弱的自然债务”。4前者如因诉讼时效届满,债权人除不得提请法院强制执行外,与其他债务没什么差异;后者如赌债、卖淫债等不法原因之债,债权人不仅无请求权、胜诉权,而且不发生诸如就该债的担保取偿或以此债抵销他债的效力,并不得以契约承认,只是在债务人清偿后,债权人得保持之,不必依不当得利之规定返还。

    现代各国民法,如德、法、意、日等大都把自然债物定位于以履行道德义务为目的的给付,且赋予了自然债务一定的效力,如请求力、保持力及因债务人承诺或担保而发生法定之债的效力。原因在于弘扬道德风范、实现社会正义。那么,何谓道德呢?

    道德(Moralis)原意为风尚、习俗。在西方古代文化中,它是指人们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共同生活关系中的风尚和习俗,这些风尚和习俗表现为一定的行为规则,从而调整人与人之间以及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相互关系。在中国先秦儒家思想中,“道”与“德”构成完整的两个部分:“道”谓之规范;“德”谓之内心品质。5所以,总体来说,道德是人们关于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光荣与耻辱、公正与偏私等观念及与这些观念相适应的由社会舆论和人们信念来实现的行为规则体系。6可见,道德是一种社会性规范,是一种包含更广泛社会正义的规则体系。它要求人们为“应当的行为”,这种“应当”就代表着社会性利益,而应当的行为即为义务,7也就是说道德义务是道德的侧重点。虽然各个社会发展阶段对道德的理解不同,但都包含了人们对生活中真、善、美等观念的理解。所以,道德及道德义务是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

    由于我国民法无自然债务的原则性规定,且自然债务的效力不强,常易将之与道德义务相混淆,在司法实践中也常遇到与之相关的问题。有此一案例:

    原告与被告于1994年1月5日订立保管合同,规定由被告代管原告的债务(瓷质砖)并代为发货,原 告每年支付2万元保管费。同年10月20日被告因急需瓷质砖,未征得原告同意从仓库内取走10万块瓷质砖,并于10月25日将此事通知原告。原告遂派人来清点,提出该货物价值10万元,被告认为仅值7万元,发生争议。同年11月20日,原告书面通知被告须在12月底以前向原告支付8万元货款(10万元货款扣除2万元保管费)。但被告一直未支付。后原告更换承包人,虽明知有欠款一事,仍未催付。1999年5月原告更换新负责人,新负责人立即向被告催付8万元货款,并加付2万元迟延罚息"被告正式答复,该笔债务已过时效期限,被告本无义务偿还,但鉴于双方长期合作关系,愿偿还5万元。原告认为太少,遂提起诉讼。被告表示,既然原告提起诉讼,其不准备偿还任何货款。

   下文仅就该案中诉讼时效届满后债的性质认定问题,从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之区别来进行分析。

   二 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的比较

   从法律与道德的角度来看,自然债务属于法律调整的范围,道德义务属于道德范畴。法律与道德的共同点主要在于二者均属于上层建筑,都体现一定的阶级的意志,都属于社会规范,共同为相同的经济基础服务,有其规范性、普遍性、反复适用性和可预测性。法律和社会的主流道德都是社会价值的具体表现形式,即总体精神和内容大体相同。另外,法律与道德具有许多共同的词汇,诸如责任、权利、义务等等。而且二者的实现大都依赖于人的自觉性。本案中,被告后来答应鉴与原告的长期合作关系可偿还5万元,就是一明显体现。虽然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有上述共同点,但二者的区别仍甚为明显。笔者主要将其概括如下:

    首先,法律与道德产生的历史条件不同。法律随国家产生而产生,一定社会的法律往往产生于国家某一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在一定的历史环境中代表统治阶级意志;而道德作为一种观念形态,或许早已先于一定的社会形态的政权而产生,且不只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它贯穿于人类社会的始终,是任何社会都不可缺少的意识形态和行为准则。由此,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在历史条件不同的背景下,当然其约束力和涵义也不同。

    其次,二者的表现形式不同。自然债务作为债的一种类型,自然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法所调整,例如,《民法通则》“诉讼时效”中就规定了诉讼时效消灭后的债的效力。而道德通常存在于人们的意识、心理和舆论之中,即使有些内容用文字形式表现出来(如一些社会组织、群众团体的章程、规则、公约、乡规民约等等),也比较概括、原则,而不像法律一样存在于国家规范性文件中,而且其制定、修改、废止的程序也不像法律那样严格。

    第三,二者的具体内容、结构不完全相同。如果说法律具有双面性,道德则仅具有一面性。法律规范有严密的逻辑结构,比较明确具体,并且既规定人们的权利,又规定人们的义务。对于作为债的一种的自然债务来说,债权人虽无请求权但仍有一定的保持权,即保持受领债的清偿的权利,债务人则具有拒绝支付的权利。而道德只指明人们的大概行为方向。内容原则而抽象,并且侧重于个人对社会、对他人履行的道德义务,这种义务的履行并不意味着对方一定享有相应的道德权利,也不意味着道德义务履行者要取得某种权利,它的义务本位使它缺少严密的逻辑结构。此案中,如果被告在1996年12月底之后支付了原告货款,虽然已过诉讼时效,但原告仍有受领的权利;如果原告在1997年之后要求被告支付债务,被告就有权利拒绝。但如果被告在1997年以后向原告支付货款后,又后悔,则不受法律保护;或者有偿还债务的意思表示,则应视为被告对自己权利的放弃。

    第四,二者调整的范围不同。道德主要作用在人们的思想意识领域,它评价的对象不仅是人们的现实行为,而且包括人们的思想、品格和行为的动机,它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而法律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一种外在秩序,因而首先调整的主要是外部行为,而且法律不能惩罚人们的思想。相比之下,道德向人们提的要求比法律要高得多。就广度而言,法律只对其所调整的一定社会关系领域的人们的行为有约束力,即只调整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必须由国家权力干预的某些基本的、主要的方面。对于法律不能穷尽的其他社会关系,则可由道德来调整。所以,一般来说,凡属法律调整的关系,大多也可由道德来调整,而道德所能调整的关系,法律则不一定能调整。同样,就如德、意、法、日各国的规定一样,大多自然债务是基于道德上的义务为目的给付,而道德上的义务并不一定全是自然债务。自然债务也只是基于一定国家政权干预内的经济生活而产生,如我国明令禁止的赌债等。

    最后,由于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存在上述区别,使得人们对待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的心理态度或曰心理承受程度不同。自然债务作为债的一种,已经在纯道德义务的基础上上升了一定层次,即虽然属于法律所调整的无责任债务,但人们对带有强制力色彩的法仍是有较道德义务更多压力的。所以就二者的实现力而言,自然债务的履行多少在人们心理上带有强制色彩,其实现效率也多少较道德义务要高。由此而来,其实现方式也不同,自然债务属于债,只不过欠缺一定责任条件,但仍受法律认可、保护,例如债务人自愿履行后不得请求债权人返还;而道德义务则纯粹是基于个人道德观念所为给付,主要靠社会舆论来实现。

    当然,如前所述,仍有一部分甚或大部分自然债务是基于道德义务而为的给付。赵平在其《论自然债务》8一文中就提出,能上升为自然债务的道德义务应具备以下条件:1行为人所为或应为给付为当时的社会道德所褒扬。2此种给付已先使行为人在心理上产生负担,且这种负担有相当大的压力。3此种给付应与当时的社会状况、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笔者认为,上述三条件中,条件1是前提,即要上升为自然债务的道德义务,首先必须先为社会所肯定、所赞扬、所支持,这是在一般道德义务基础上,社会舆论给予自然债务进一步的“平衡”与“鼓励”。作为自然债务的给付必应首先具备这个条件。条件2是在条件1的基础上产生,即社会舆论的影响给债务人造成压力,以至于承受这种“未为给付”的心理状态受到情感的压迫或压抑。人不只是生活在经济社会中,也是生活在充满人情味的社会中,而人情又是以道德、良心之类来支撑、维持,一个人在良心受责、道德受谴的情况下,一般潜意识里都有悔过念头,由此而会想到补救,因此负担这种压力在心理上往往会产生“为应当给付”之动力。此外,社会中的行为又是与社会环境紧密联系的,形成于人们理念中的道德产生于一定条件,同时也必然适应当时的社会背景,法律亦然。众所周知,社会的组成因素包括当时的政治形势、经济水平、文化状况等,所以由道德义务上升为自然债务的给付必然要与当时的社会状况、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即满足第3个条件。

    通过以上分析比较,上述案例中,在时效届满后,该“债务”显然不是道德义务,而是自然债务。至于其中涉及的债务人单方抛弃时效利益的行为,已使该部分债务恢复了原本可强制执行的债务的性质,即使单方反悔也不妨碍原告权利的行使。当然,未被债务人承认的债务仍然保持其“自然债务”的属性。

    三 区分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的意义

    由上文所述不难看出,道德义务较之自然债务在其实现力上更主要是靠人本身的理念。现实生活靠法律调整固不可缺,但靠舆论、道德维持更不可少。毕竟人是活在人情社会中,自然债务只是在道德义务的广阔外延中抽取的靠法律强调、弘扬道德风尚、树立社会正义的一部分,所以不能简单地把道德义务归于自然债务。进一步讲,在对自然债务没有确切原则规定下的司法实践中,我们也切不可把自然债务的范围任意扩大,而混淆道德与法的界限。

    在比较的过程中,我们不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其实践上都认识了区别二者的重要性。其实,不论法律,还是道德,服务于社会才是终极目标;不论是债务还是义务,为其应为,作其该作才是社会所需。但如果没有正确把握它们的内涵和外延,由此带给司法实践中的将是不可轻视的后果—在一个社会中,道德的门槛会越来越低,而法律的干涉越来越超出正常范围。试想,在道德与法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的状态下,司法如何得以公正,法治如何得以更好的完善?所以,笔者认为把自然债务与道德义务区别开来很有其必要性。

注释:

1、2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2册,第125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3、4余临:《赌债的法律问题》,载于《经济与法》1991年第10期。

5付子堂:《法律功能论》,第206、207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6刘金国、张贵成:《法理学》,第491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7张恒山:《义务先定论》,第51页,山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原文为:“义务”=“应当”+“行
为”。

8赵平:《论自然债务》,载于《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6年第4期。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

本文原载于《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第5期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熊伟

上一条: 论罗马法上的“人”和“人格”(修改稿)

下一条: 让与担保的价值定位与制度设计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