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私法书评   >   民事领域中的损害赔偿

民事领域中的损害赔偿


——读曾世雄先生之《损害赔偿法原理》有感
发布时间:2004年9月15日 宁红丽 点击次数:2920

民事领域中的损害赔偿问题是所有民事损害得到填补以及责任得到承担的的最终归宿,大陆法系民法理论中关于损害赔偿的理论不可谓不多,但能在论著中综合大陆法系关于此问题的研究精华并提出自己独到见解的著者却为数甚少,其中能经数年后仍然能够作为学者研究损害赔偿问题的必要参考书籍,在我国台湾地区当数曾世雄先生的这本1969年初版、1996再版的历经几十年而保持在学术上之不败地位的损害赔偿法原理。

    本书对损害赔偿问题的研究非常全面,几乎可以说是损害赔偿问题的集大成者,包括损害赔偿的主体、客体、构成要件、过失、违法性、因果关系、损害及损害之赔偿、计算方法、第三人损害赔偿、以及过失相抵、损益相抵等。在经过细细研读之后,我认为曾世雄先生对以下几点的研究表现出了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其一是因果关系。因果关系理论无疑是民法理论中的一个重大研究课题,因为,如不在因果关系链中将之及时切断,将会导致损害赔偿的漫无边界,出现损失一只母鸡,所有人可要求肇事者赔偿一家养鸡场的奇谈怪论。有学者英国学者甚至将其视为“不解之难题”。


    从最实用的角度上来看,法官不仅能够因因果关系确定损害赔偿是否成立,而且还能够由之决定损害赔偿的范围。德、法民法理论中关于因果关系的学说,可谓是百家争鸣,有条件说、相当因果关系说、预见说、及法规目的说等等。曾世雄先生在对各种学说进行分析评价之后,认为由法国学者Ernst Rabel所首创的法规目的说最能阐释因果关系之本质。大陆有学者研究因果关系则从日本学说着手,提出了各种不同的新颖的理论,我想关于因果关系的争论短期内不可能归于平静,但从各种著说来看,首先大多理论首先在论述上就会使专门研究法律之士感到晦涩难懂,对于我们工作在裁判第一线的法官们可能会更难,但问题在于,无论学者在理论中如何争辩,在面对个案之时必须经过法官的自由裁量。这一点是我国从事抽象研究的学者所必须注意到的。

二、关于契约上非财产上损害赔偿请求权。

    关于非财产上损害赔偿问题曾先生虽然还有另一本专著《非财产上损害赔偿》,但本书中结合财产上损害赔偿更显其特殊之处。债权人能否基于契约不履行或债务人违约请求非财产上损害赔偿,历来在理论中存在较大分歧。有作者认为非财产上损害赔偿问题仅能基于侵权法上的请求权来实现,违约行为不能产生精神损害赔偿,否则就造成侵权法与契约法的界限不清,对契约法会造成很大冲击;另一观点就是认为,因债务人的违约行为导致债权人人格权受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基于契约请求得到精神损害赔偿。在本书中,作者对于此问题的态度还是比较保守的,但经历了一个转化的过程,即从坚决反对契约上存在精神损害赔偿逐渐缓和,认为“违反契约所发生之损害,如有非财产上之损害时,该非财产上损害是否的请求赔偿,是一个被否定而有值得研究之问题。” “违反契约所发生之损害,私法学者会毫不犹豫地否定其请求赔偿。此一答案,,原则上尚属正确,但如细加探究,疑义仍多,包括:违反契约之结果,依法律之规定不得请求非财产上损害赔偿之商榷,违反契约之结果,依约定得请求非财产上损害赔偿之可能性,及违反契约之结果,依约定请求给付赔偿非财产上损害性质之违约金之可能性。” 我想,大部分学者都能够坚守自己的观点,但在提出自己观点之后又能够及时虚心给予修正以及能够发现对方观点的合理之处的却为数不多,我想,曾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就表现出一种对学术负责任的大家风范。果然不出其所料,2000年台湾民法典的修订,就增添了第227-1条关于因契约不履行而导致人格权受损时,债权人可比照第192、195、197条请求非财产上损害赔偿的规定。

三、关于第三人损害赔偿。

    因第三人引起的契约上的法律问题因为极大的冲击了契约的相对性原则,故一直是契约法上的敏感问题。第三人损害赔偿问题也是如此,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该问题“在经过百数十年之研究之后,一完整之研究方法似尚欠如。”对于该问题,曾世雄先生区别了间接代理、危险负担移转于第三人,物品不属于契约相对人,因该物品之毁损灭失而致契约不履行等情形,在对立法例进行比较分析的基础上,对解决方法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四、实体研究与程序法上的研究并重。

    在大陆,实体法学者不从事程序法研究,程序法学者不闻实体法动向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事实上请求权与请求权的实现过程同样重要,甚至在某些时候,建立更加科学、公正的诉讼程序需要实体法学者的积极参与。作者在本书中别具特色的增有举证责任一章,并特别强调法官的自由心证。作者注意到了举证责任的分担规则对于损害赔偿纠纷裁判的重要意义,这也表现了一种在大陆地区很少有人尝试的研究方法。

    我想所谓做学问,不但要走的进去,而且更重要的是出的来,产生自己的理论和观点。一个学者有学问并不难,难的是要有思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

上一条: 为什么研究中国基层司法制度

下一条: 自然法与退化论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